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国际设计,中国发声

  • Update:2013-05-02
  • 采访:方晓风、汪芸,撰文:汪芸
  • 来源: 《装饰》杂志2013年第4期
内容摘要
2000 年,设计师王昕与合伙人丁宁和李昕创建了原创设计家居品牌ACF,寓意以美的元素(Aesthetic)、文化元素(Culture) 和功能元素(Functionality) 为家居产品的标准与考量。致力于生产和设计创新现代家具。2004 年,公司迁入大山子798 艺术园区,6 年后开设了第一间陈列零售店。从始创至今,ACF 一直与多位设计师携手合作设计开发产品,其中包括院校毕业的新锐,也有经验丰富的设计师。目前,与ACF 合作的设计师分别来自北京、台湾、新加坡、荷兰、巴黎和意大利等不同的国家和地区。2012 年末,本刊前往位于798 艺术区的ACF 零售店采访了创始人之一王昕。

偶然与必然
不同于多数从产品设计或建筑专业发展而来的设计师,王昕的学科背景是应用电子专业。与许多同辈人类似,这个与他当下实践跨度很大的选择最初是由希望他延续工科专业的父母安排的。不过,王昕自幼热爱艺术,尤其是绘画,在多年丰富而精彩的工作经验之后,他在艺术与科学的结合——设计领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平台。

1-6. ACF CHI WING LO 展厅

7-19. ACF 798 展厅

《装饰》:“第一线”这个栏目的想法是:一方面介绍目前在一线的优秀设计师,促使我们与实践领域的关系更加紧密;另一方面与本刊的院校背景相关,现在许多年轻人毕业了要面临创业或者就业,简而言之就是要面临进入圈子的一个过程。您能否结合自己的经验给学生一个建议,使他们有一个参照的目标?
王昕:这两年我们见了许多院校的学生,有刚刚毕业的,也有有工作经验的。我们通常会问他们的目标和职业规划是什么,希望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如果对方清楚自己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明确自己的目标在哪里,那就比较好定位,哪怕是以两年之内自主创业为目标的,这都表明有学习的愿望,而我也知道应该在哪方面进行补充。这样的学生是受我们欢迎的。就怕抱着“我不知道要干吗,我来这主要是学习,然后再找找方向”的态度,这个实际上是挺可怕的一件事。
《装饰》:这其实也是我们教育里面的一个误区,即片面强调学习而不强调主动性。一位偶然与必然不同于多数从产品设计或建筑专业发展而来的设计师,王昕的学科背景是应用电子专业。与许多同辈人类似,这个与他当下实践跨度很大的选择最初是由希望他延续工科专业的父母安排的。不过,王昕自幼热爱艺术,尤其是绘画,在多年丰富而精彩的工作经验之后,他在艺术与科学的结合——设计领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平台。
《装饰》:“第一线”这个栏目的想法是:一方面介绍目前在一线的优秀设计师,促使我们与实践领域的关系更加紧密;另一方面与本刊的院校背景相关,现在许多年轻人毕业了要面临创业或者就业,简而言之就是要面临进入圈子的一个过程。您能否结合自己的经验给学生一个建议,使他们有一个参照的目标?
王昕:这两年我们见了许多院校的学生,有刚刚毕业的,也有有工作经验的。我们通常会问他们的目标和职业规划是什么,希望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如果对方清楚自己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明确自己的目标在哪里,那就比较好定位,哪怕是以两年之内自主创业为目标的,这都表明有学习的愿望,而我也知道应该在哪方面进行补充。这样的学生是受我们欢迎的。就怕抱着“我不知道要干吗,我来这主要是学习,然后再找找方向”的态度,这个实际上是挺可怕的一件事。
《装饰》:这其实也是我们教育里面的一个误区,即片面强调学习而不强调主动性。一位偶然与必然不同于多数从产品设计或建筑专业发展而来的设计师,王昕的学科背景是应用电子专业。与许多同辈人类似,这个与他当下实践跨度很大的选择最初是由希望他延续工科专业的父母安排的。不过,王昕自幼热爱艺术,尤其是绘画,在多年丰富而精彩的工作经验之后,他在艺术与科学的结合——设计领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平台。
《装饰》:“第一线”这个栏目的想法是:一方面介绍目前在一线的优秀设计师,促使我们与实践领域的关系更加紧密;另一方面与本刊的院校背景相关,现在许多年轻人毕业了要面临创业或者就业,简而言之就是要面临进入圈子的一个过程。您能否结合自己的经验给学生一个建议,使他们有一个参照的目标?
王昕:这两年我们见了许多院校的学生,有刚刚毕业的,也有有工作经验的。我们通常会问他们的目标和职业规划是什么,希望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如果对方清楚自己要成为一个
什么样的人,或者明确自己的目标在哪里,那就比较好定位,哪怕是以两年之内自主创业为目标的,这都表明有学习的愿望,而我也知道应该在哪方面进行补充。这样的学生是受我们欢迎的。就怕抱着“我不知道要干吗,我来这主要是学习,然后再找找方向”的态度,这个实际上是挺可怕的一件事。
《装饰》:这其实也是我们教育里面的一个误区,即片面强调学习而不强调主动性。一位偶然与必然不同于多数从产品设计或建筑专业发展而来的设计师,王昕的学科背景是应用电子专业。与许多同辈人类似,这个与他当下实践跨度很大的选择最初是由希望他延续工科专业的父母安排的。不过,王昕自幼热爱艺术,尤其是绘画,在多年丰富而精彩的工作经验之后,他在艺术与科学的结合——设计领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平台。
《装饰》:“第一线”这个栏目的想法是:一方面介绍目前在一线的优秀设计师,促使我们与实践领域的关系更加紧密;另一方面与本刊的院校背景相关,现在许多年轻人毕业了要面临创业或者就业,简而言之就是要面临进入圈子的一个过程。您能否结合自己的经验给学生一个建议,使他们有一个参照的目标?
王昕:这两年我们见了许多院校的学生,有刚刚毕业的,也有有工作经验的。我们通常会问他们的目标和职业规划是什么,希望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如果对方清楚自己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明确自己的目标在哪里,那就比较好定位,哪怕是以两年之内自主创业为目标的,这都表明有学习的愿望,而我也知道应该在哪方面进行补充。这样的学生是受我们欢迎的。就怕抱着“我不知道要干吗,我来这主要是学习,然后再找找方向”的态度,这个实际上是挺可怕的一件事。
《装饰》:这其实也是我们教育里面的一个误区,即片面强调学习而不强调主动性。一位英国人在他的演讲集里谈到过这个问题:临近毕业的时候,某人到大学里去演讲,他做了个比喻,说你们要做盐,不要做海绵,海绵只是吸收,盐是能洁净世界的。
王昕:确实如此。我觉得在每一个工作的过程中,你都会遇到一个想学习的对象,即你希望成为这样的一个人,正是这个人会影响你将来的方向。我当时刚毕业遇到我的老板,觉得自己想成为像他那样的人,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现在回想起来,这样的想法给了我目标和榜样,所以我可能就会成为他那样的人。树立目标,明确自己想要什么至关重要。正因如此,王昕认为在公司的工作经验对刚刚毕业的学生来说特别关键。因为学校是一个小环境,进入社会就应该去接受大环境的磨砺,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差异。但是一些学生从学校出来之后,立刻又回到小环境中去了,开始自己创业,经营品牌,做得很辛苦。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在公司工作的经历而没有人脉,不了解渠道市场,对工艺的了解不够深刻,对品牌的运作和推广没有操作经验,没有供应商的资源等等。如果缺乏一定时间的积累,很难走得长远。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同时才能实现自我价值。

工程师的视角与销售的视野
与接受产品设计训练的设计师们相比,跨学科进入设计领域的人群往往拥有独特的视点,而他们转型的原因通常也是一段充满趣味的过程。去年,本刊采访了嘉兰图的总裁丁长胜,嘉兰图是国内规模很大的一家工业设计公司,丁长胜本人的专业是电气控制,之前就职于国营大公司。他转行的理由很有意思,是因为在他作为代表公司一方去寻找设计师配合的时候,对方的理解往往流于表面,或者说仅限于外在形式的调整而很难满意,或是配合不好——丁长胜觉得设计师不能够清晰地理解到他的需求,逐渐地,他自己进入了设计领域与设计师朋友一起创业。其专业背景很显然可以从公司所涉及的包括指纹锁、多功能简报器、光伏逆变器等产品类型中得到体现。ACF 产品陈列室里部分作品所呈现出来的科技感与前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装饰》:您原先学电子,然后转到设计领域,可以介绍一下这个过程吗?
王昕:我发现这是一种优势,因为工科的人既有感性的一面,但同时也比较理性。其实经营企业需要理性的因素——凭感性可能做成一家设计公司,或者设计机构。但是如果要管理企业,可能需要更多理性的因素。在我的理解中,做企业更重要的是明确自己要什么,而不能太过于随意。

王昕当初学习应用自动化的时候正值这个领域热门。毕业之后就职于一家民营的自动化公司任工程师,从事油田的自动化维护。王昕也因此在新疆待了半年,他发现自己并不适合伏案处理技术文件。不过,在此期间他建立了特别好的社交网络,按他自己的话来形容“600公里以外的人都认识我”,这让王昕意识到自己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的强项。回到北京之后,明白自己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会更好的王昕进入了一个经营建材的美国品牌,从事销售。在短短的两年中,就发展为公司的核心力量。不久,被猎头推荐而加入了一家台湾家具公司,并在24 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该公司的华北区经理。从22 岁毕业到24 岁的工作历程似乎一帆风顺。之后,这家原本计划在国内投资的公司由于当时美元汇率低和人民币贬值,导致项目流产,进而撤资。这成为王昕自主创业的一个契机,而他也开始经历了相当长的没有方向的摸索阶段。最初,他所做的是为设计师服务,就是根据设计师需要的项目进行配合。几年后,有机会去国外看展会。王昕因此很兴奋,觉得大开眼界。逐渐受到欧洲家具设计的影响,并开始琢磨做自己的设计品牌。2007 年,王昕与朋友开始了设计工作室,做原创设计。当时,整个行业的人数并不多,全国范围内进行原创设计的人屈指可数。王昕听到了许多相反的声音,大多数人认为这样的探索为时过早。不过,王昕却从此听出了“弦外之音”,既从事原创设计的人不多,市场空白点大且需求没有平衡。他一直坚持下来做产品设计,产品研发。近而,自己也投入进去创作产品。
《装饰》:目前,在中国谈原创设计的人不少,“原创”成了热门词,事实上,中国人谈原创的时候会有很复杂的心态。但是你们的作品或产品,好像思想负担比较轻。这是否与你的背景相关?通常,从艺术院校毕业的设计师会有比较重的文化包袱,在突出中国原创的时候往往会考虑民族心。而你们在这方面没有太多的考虑。
王昕:首先我们确实受欧洲、西方家具文化的影响比较深。关键一点,我觉得目前中国文化真的处于断层状态,我们自身的文化底蕴积累得也不够。再有就是我觉得完全传统形态的家具不适合目前的生活方式,换句话说,明清家具代表的生活方式是讲究礼仪坐姿,其并不舒适,要求人正襟危坐。但现代的生活早已不是那样的状态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完全照搬明清时候的家具形式会与现实状况不符。原创的目的不是寻求民族文化认同,而是发现适合中国当代人的生活方式。
《装饰》:这里还包括宜家,宜家的市场份额很大。
王昕: ACF 希望找出一个适合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这就要对空间设计、对人的家庭结构以及户型等等去做研究。因而,ACF 想基于这种情况做一个我们心中认为的适合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而不是盲目追随意大利、欧洲,或者美国的生活方式。我不确定我们探索的这种生活方式是否能得到认可,只能说在研究成果出来后试着与大家分享,看看它是不是能提供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的思考。在设计产品中,我们也会加入许多的科技元素,例如,我们新做的桌游茶几就是把游戏和茶几结合在一起,把一些自动控制的东西加进来,这与我的专业相关——我很清楚加入电子元素的产品的想法是否能实现,这是我在专业上的优势,因而结合这方面的人才,以资源整合的方式帮助我们把科技的东西添加到产品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人们的生活更方便,并感受到这件家具对使用者有所帮助。其实ACF 更关注的是用户层面对我们的态度,所以常年在店内做用户调研,填调研表,描述对什么样的产品感兴趣,什么样的产品会造成用户购买的困惑。对我们而言,客户的认同比能否得奖更重要。

20-22. 羽翼沙发
23. 风之翼沙发
24. 风之翼贵妃榻
25. 风之翼茶几
26. 在水之湄屏风
27-28. 静夜思床组
29. 俏花枝- 双人位沙发
30. 俏花枝- 宛水( 茶几)

国际设计,中国发声
目前,ACF 在销售方面分为三块,包括零售、软装和4S 店供应商。零售主要指原创产品的开发,即有关产品品牌的部分。软装的项目主要是与房地产公司合作别墅,会所。汽车4S店是ACF 最大最主要的市场,涉及的品牌包括奥迪、现代、欧宝和三菱,为其提供标准化的家具。相对而言,零售是三个业务模式里发展比较晚的。不过,王昕认为如果整个概念完整了,这一项的发展速度会很快提高。ACF 最新的品牌名为 ACF CHI WING LO,是与意大利设计大师卢志荣的合作品牌,整个系列完全在意大利生产制造,实际是新中式元素,以现代做法完成,结合了金属、石材与皮,看上去非常现代。许多业内人士认为目前这种风格在行内非常少见,也是一个市场空白点。此外,从今年起,王昕计划做加盟推广,因为ACF 在产品和加盟方式方面已经准备就绪,并会以整体的形式推出ACF Home,这不是单纯的一个家居店,而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推广,包括自主设计生产定做的地毯、工艺、床品等等和生活相关的家居用品。
《装饰》:您现在基本拥有一条自己的产业链,是闭合的吗?目前,您的设计部有多少设计师?
王昕:目前来说是闭合的,希望更多服务于自己的品牌。负责设计、研发的人员有七八个,不过ACF 以签约的形式与许多设计师合作,包括来自新加坡、意大利、法国等地区的国际设计师。
《装饰》:这种许多设计师合作的模式,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品牌形象与风格如何统一,大致的审美倾向如何把握,或者说产品最终在审美上的基因是不是能够很清晰?
王昕:这个问题确实是存在的,目前我们也会有这样的困惑,例如,怎样将楼下大厅里八位设计师的产品更好地融合在一起。通常有两种方式。一是在前期选择产品的时候设定一个范围,因为投送的设计稿往往远远超过所选用的,因此在选择产品时要确立主题思想,并判断其是否适合ACF 的开发方向与产品脉络。此外,在ACF 之后还有一个新的系列,ACFYOUNG,这个产品偏年轻化一些,如果有不符合整体风格的产品又非常喜欢,可以归入这个系列。所以说在总体还是有把控的。
《装饰》:作品的选择主要是由您完成的?
王昕:对,目前是以我为主来选择,因为我清楚想要什么。现在要求设计创作的时候,ACF 已经不再让他们做单品了,而是需要完整系列的设计。一个系列完整的由一位设计师完成就不会有所谓风格不统一的问题了。这个问题曾经在初期阶段对我们造成困扰,例如,安排不同的设计师分别设计桌子、椅子、沙发、茶几,而整合这四位设计师的想法是很困难的,因为大家的个性都太强,单件产品相互之间的融合并不容易。ACF 在进行慢慢的调整,逐渐地,品牌形象化的感觉会越来越清晰。
《装饰》:这是否与您之前从事销售的工作经验有关?您对市场的判断会比较敏感一些?
王昕:是,我们对市场的敏感度可能会高一点。不会以自己的喜好做决定。还是更多地希望市场能够接受,用户真的觉得能够用这件设计,它是美的、方便的。有部分设计师作品更关注的是自己需要表达什么,而完全不考虑消费者的感受。一些抱着我是来学习的,或我是来实现梦想的年轻设计师很有必要在工作中平衡这样的态度。理性地规划产品是很重要的,包括成本控制,其中有许多小细节。相比市场占有率极低的打眼、很炫的产品,我们更倾向于成熟而系列化的设计。

31-33. bating 单人椅
34. 刺桌
35. flower 茶几
36-37. block 沙发
38. 摇篮沙发
39. 风琴酒柜
40-41. 水魔方
42. 海角七号边柜
43. 钟表茶几

目前,ACF 的市场基本在国内,这也是王昕目前主要的关注点。因为ACF 的slogan 是“国际设计,中国发声”,意为邀请国际的设计团队创作产品,希望在中国发出ACF 自己的声音。这与“中国设计,国际发声”有很大的差别。一方面,体现出ACF 的目标,以国内为主是阶段性的,同时也意味着ACF 没有背负太多的包袱——签约的设计师来自世界各国,其中包括没有在中国生活过的群体。在王昕看来,设计与音乐相似,美的语言都是相通的。

44-46. DEON 写字台
47-50. ONAR 书柜
51-55. OKTO 餐椅
56-59. DORO 花台

60-62. THEA 床
63-66. KORI 衣架
67-69. YFOS
70. 起居空间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