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云上的设计─ iMadeFace 设计者冯旭访谈

  • Update:2013-07-29
  • 采访:周志、王小茉 撰文:周志
  • 来源: 《装饰》杂志第6期
内容摘要
2012 年12 月,由北京藏今阁科技有限公司(Keyloft)推出的iMadeFace 上线。该软件一露面即获得了苹果的新品推荐。截至目前,总下载量已超千万,并获得美国、英国、加拿大、韩国、泰国、马来西亚、俄罗斯、印尼、香港、台湾等45 个国家和地区的总榜首位,在世界各地相继掀起了热潮。这是目前唯一一款所有图像均为原创独立设计的国产软件,其创作者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中国青年设计师——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现任Keyloft 美术总监、中央美术学院城市学院教师的冯旭。近日,本刊专门采访了这位通过自己的原创设计让中国应用软件在国际上扬眉吐气,摆脱“山寨”恶名的设计师,请教了他对软件设计与开发的一些看法。本次采访还得到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信息设计系冼枫老师的大力协助,特此表示感谢!

每个人都是设计师:新媒体时代设计的变革

最近几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化,移动互联网在中国开始如雨后春笋般的成长,这是继互联网普及之后的又一块巨大蛋糕。移动互联网本身是互联网的延伸,同时又有自己的特色——不断变化的环境。伴随着产业的发展,对设计师的需求也越来越高。设计师如何在移动互联网产品开发中重塑自己的角色?现在从事其他行业的设计师如何适应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发展需要?他们在产业发展又将会有怎样的成长和发展呢?在行走在新媒体艺术第一线的冯旭看来,从用户体验到用户参与,设计正面临着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

装饰:我们这个栏目以前做的传统设计门类比较多,包括平面的、工业的、环艺的、服装的都做过,但软件类的却很少,主要是在设计方面成就不显著。但是软件这块实际上在现在是最火的,从用量上来说,你做一个产品最多能有多少人看到?而一个软件的话,又有多少人会下载,这个数量真没法比。

冯旭:这是一个新媒体时代,人们可以随时随地通过App 了解各行各业,接触各行各业的人群。iMadeFace 是我参与的第一款App,原来也没想到能有这种效果。我在美院感受最强烈的就是,美术圈和设计圈有点滞后,太高端、太学术了。艺术与社会还很脱节,好像艺术品只能在展览馆里存在。

装饰:所以您就想到了软件这块领域……

冯旭:换一种玩法,让别人参与到我们自己设计的东西中。Keyloft 的一个同事跟我说过一条评论的内容,让我特感动。这位用户说他有一个姐姐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但是他不会画画,父母都挺想念他姐姐的,后来下载了这个软件之后,他拼了一张他姐姐的脸,他的父母觉得很像,很感激开发者。像这样留言还有一些,我觉得对我来言是一种激励。

装饰:还真是这样,不仅能拼得很像,而且艺术气息也非常浓郁……

冯旭:是的,我想按照中国版画那种线条感觉来走,加入波普艺术元素,再结合App 形势来表达。这是一种全新的尝试和体验,而且安迪·沃霍尔毕竟是我的偶像嘛!

装饰:您为什么欣赏安迪·沃霍尔?都欣赏他的哪些方面?

冯旭:安迪·沃霍尔曾经说过:“我敢肯定我看着镜子时,什么也看不到。别人总说我是一面镜子,如果一面镜子看着一面镜子,里面能看到什么?当我看着镜子,我只知道我看到的自己跟别人看到的不同。”我非常欣赏这句话。安迪·沃霍尔很早之前就把高雅艺术(High Art)和次要艺术(Low Art)的界限打破了,他认为艺术都是一样的,应该普及,每个人都可以用。

装饰:包括背景这些图案,也都是一个个想出来的?

冯旭:对,背景经过了大量的试验,最后找到表现力比较符合软件里元素的图案,统一风格,尽量能百搭。

装饰:有的创意可能都是设计师刚开始没有预想到的,完全会超出你最初的设想。

冯旭:像这种我就根本都没有想到,它的组合方式太多了。

装饰: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玩法,可能我们不喜欢的,别人会觉得挺喜欢的。这种软件的设计好像你只是完成了一半,剩下一半让用户去完成……你做的仿佛只是前期的工作。

冯旭:用户等于能够进行再创作。现在提供的是小屏幕,之后如果提供更大的屏幕,互动起来会更有意思。大家参与进来,这跟我开始的想法比较像。有趣的是,每个用户都会觉得这个创作是他的创作。而且很多老百姓可能自己拼完了,比一些专业的设计师拼的还好。它降低了创作的门槛。

 

9. iMadeFace 矢量文件

 

1 2 3 4 5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