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试析“穆夏风格”的形成及其装饰艺术语言

  • Update:2013-08-02
  • 丁 伟
  • 来源: 《装饰》杂志第7期
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穆夏风格”是19 世纪末至20 世纪初欧美新艺术运动不可忽视的一部分,也是当时流行的一种商业化装饰艺术风格。本文对这种风格的形成及装饰语言进行了分析,认为它受到了东西方不同绘画风格的影响,并逐渐成为一种流行的装饰设计风格。“穆夏风格”不仅是新艺术运动中将商业性、装饰设计和艺术表现相结合的一种全新范式,还以海报为媒介将普通观众、艺术和生活联系在了一起。
关键词:穆夏风格、新艺术运动、装饰设计、女性形象

捷克平面设计师与画家阿方斯·玛利亚·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的海报设计吸收了多种风格的表现手法,并很快以特点鲜明的“穆夏风格”成为新艺术运动的一面旗帜。可以认为,“穆夏风格”(Mucha Style)影响到了这时期的插图、海报和书籍装帧的设计。笔者注意到, 穆夏曾在1904 1921年期间到访美国并开始逐渐转向绘画创作,虽然他也设计了一些杂志封面、广告和海报,但与其在巴黎期间(1894 1904 年)的风格相比,“穆夏风格”已在样式和表现手法等方面均呈现出了不同的变化。本文从这种早期商业化设计风格的形成及其装饰语言两个方面入手进行了分析,试图对其所具有的特点予以重新审视。

 

一、形成的主要因素

 

“穆夏风格”的出现,首先是因为巴黎在装饰艺术设计领域有着丰富的资源和传统,并且众多的戏剧演出需要与艺术家合作进行商业性的宣传。众所周知,“穆夏风格”在巴黎出现始于穆夏在勒梅西埃印刷公司(Lemercier)时一张舞台剧《吉丝梦坦》(Gismonda)的海报设计。当时巴黎正是欧洲海报设计的中心,知识群体的扩大使得文化消费的需求不断增长,这对穆夏在海报设计领域的成功提供了较好的平台。“穆夏风格”能够在巴黎流行且产生较大影响,一方面是其新颖的表现手法和海报的大众关注度所致,尤其是巴黎的商业性演出海报已成为当时一种时尚的象征;而在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了这一时期在设计与艺术领域的新主张和审美追求的转变趋势。

除了1894 年为女演员萨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舞台剧《吉丝梦坦》设计的海报使其崭露头角外,在此后的六年中他还为其设计了几乎全部的舞台剧海报,其中包括《情侣》(LesAmants1895)、《茶花女》(La Dame Aux Camélias1896)、罗伦扎西欧(Lorenzaccio1896)、莎玛丽丹(La Samaritaine1897)、《美狄亚》(Médée1898)、《哈姆雷特》(Hamlet1899)、《托斯卡》(La Tosca1899)和《年轻的鹰》(L'Aiglon1900)。[1] 正是这些舞台剧的海报设计,提高了穆夏在巴黎海报设计领域的地位和影响力,其业务范围也涉及到了家具和地毯等产品的广告设计。

从“穆夏风格”的表现内容和手法来看,具有东西方多种风格相混杂的特点,如具有拜占庭风格的单纯、洛可可风格的动态造型和鲜明的象征主义色彩等。波西米亚风格的宽松裙饰和褶皱也被穆夏运用于其设计的海报之中。他通常在画中将年轻美貌的女性发饰与花卉图形相结合,不但吸收了洛可可艺术风格中的C 形或S 形等造型特点,还进一步烘托了女性与花卉之间的象征关系。除了上述风格的影响,“穆夏风格”还体现了日本艺术的影响。这是因为,“新艺术运动风格的主要来源之一便是日本艺术,其在1860 年以后才吸引了西方人的目光,那时这个遥远之地的商业才得到发展。在此之前,日本在数个世纪曾默默无闻。日本艺术在欧洲和欧洲的艺术家(如凡高、高更和劳特累克等)中受到热捧并深受影响。”[2]

据文献记载,1887 年来到巴黎的穆夏曾先后受教于儒勒·约瑟夫·列斐伏尔(Jules Joseph Lefebvre)、古斯塔夫·布朗热(Gustave Boulanger)和约翰· 保罗· 劳伦斯(Jean Paul Laurens)等人。这为其了解当时巴黎不同的装饰艺术语言,以及日后风格的形成奠定了前期基础。在这些人中,劳伦斯对穆夏艺术风格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影响。这种影响 “甚至是在许多年以后都可以察觉得到,尤其是在穆夏1893年的绘画《宫女》(The Odalisque)中体现得最为明显。”[3]

另一位对穆夏的海报或插图画产生过显著影响的艺术家是旅居巴黎的瑞士装饰艺术家尤金·格拉塞特(Eugene Grasset)。格拉塞特擅长运用彩色玻璃画中的稠密轮廓线,这种手法后来也被穆夏所借鉴,用来处理其海报和插图画中的(人物)形象——采用黑色轮廓线加以强调和带有中世纪色彩的装饰。格拉塞特的这种表现手法,是受英国工艺美术运动倡导中世纪艺术与设计的影响。穆夏还借鉴了格拉塞特装饰绘画中的窄长形构图形式,以及女性与花卉的装饰样式等。这无疑说明,在装饰绘画的表现形式与手法方面,格拉塞特可能是“穆夏风格”形成最为直接的影响者。有必要指出,穆夏并没有受到印象主义艺术家们的影响:首先在对形象的刻画方面,穆夏追求的是优美的造型和生动准确的描绘;其次追求平和柔美的色彩而不是斑驳跳跃的光色。

通过以上分析可知,“穆夏风格”的形成是多种因素相互借鉴的结果。这种风格证明了:“新艺术运动是从高雅艺术的象牙塔中落入街头和公共场所的结果。”[4] 其形成的主要因素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 19 世纪末伴随着巴黎以知识分子为主的中产阶层不断扩大,在文艺创作(生产)及消费方面的需求得到增长;2. 基于英国工艺美术运动的影响,艺术家(设计师)们试图消除在日常生活中大众与艺术之间存在的界线;3. 东西方传统艺术与设计风格被巴黎的艺术家们所吸收和借鉴;4. 穆夏本人欢快的波西米亚生活方式(Bohemian lifestyle)也使其装饰画面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1 2 3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