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朱鹮的故事——日本馆空间思路

  • Update:2010-09-28
  • 程旭


初到见日本馆,这么低调,这么安静,或许是比较符合日本民族的习惯鞠躬礼节的心态。虽然花费了9亿人民币,也是海外参展投资最贵的一次,但中国观众感觉真的很不解气。且不说建筑外观比较窝囊,那个浅粉色彩也是惊世骇俗,还会误认为出自一位秀女之手。那充气的包皮也不如水立方的利索与丰满,倒像泄了气的气球。全观景看去没有力量,近看又找不到死点,形如一拳打在软绵绵的气垫子上,总是没有淋漓尽致的表情。一位参加过2005年爱知世博会的中国馆设计师说到:这次不如爱知世博会的概念和表现,参展2010年上海世博会恐怕是日本馆在海外表现最差的一次了。


图1  1992安藤手绘图

可是,当你翻开日本馆的海外参展史。1992年在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博览会,安藤忠雄设计的日本馆(图1),提炼出日本神庙的木构之门,那次也真给世界不小的震动;2000年的德国汉诺威世界博览会,日本设计师坂茂日本馆纸建筑用纸作建材的概念做出了世界最大的建筑(图2),这种思考也是来自日本地震多灾的城市减灾规划中的实践成果,并作为国内推广和操作的建筑,它带给世界警示的是:建筑与日本文化遗产上的推陈出新。对建材应用技术应该被称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其中,“零废料”建筑全部降解,并制作成向灾区难民捐献的铅笔和课本,也因此影响到后世博现象的生态关系和文化创意产业的一种境界。这些都过去很久了,仍然记忆犹新。那么。上海世博会的日本馆是怎么表现的?


图2  2000年汉诺威世博会日本馆

1 2 3 4 5

评论

  • 程禾
  • 2010-09-30 19:59:34

兄台在上:
小弟谈上些许想法。望多批评指教。
日本,一个谨小慎微的民族,面对强者可以绽开温暖的微笑,面对弱者马上就会板起冰冷的面孔。
日本的设计产业也是如此谨慎的。设计的宗旨不是艺术而在于服务,体现出弱者对强者的那种无微不至的关心和体贴。这种谨小慎微也体现在每一个社会阶层,处理这各种微妙的上下级关系,这些设计衍生品就从中发挥着联络感情,表达情怀的重要作用。
所以这种性格融入在设计产业的每个点点滴滴,柔和的外形、精细的工艺、体贴入围的功能的功能性、舒适的人机设计、无不彰显着这种文化特质。
日本政府面对日本馆的设计也是一贯的坚持如此原则,从色调和造型上给人以亲和力,温暖柔和,多少还带出一丝丝暧昧和乖巧。内部空间的分布也是恪守日系特有的细致与周到。
“崭新而又此曾相识”崭新的技术材料,崭新的设计理念。
那此曾相识则是日本人的千百年的演化传承下来的“魂”。

1 条纪录 第 1/1 页  1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