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锦衣夜行

  • Update:2010-12-02
  • 汪芸
内容摘要
中国经济在经历了快速的发展之后已成为未来全球奢侈品产业的增长点所在地。在新贵们努力用金钱兑现奢侈品“区隔”功能的同时,也出现了立足本土制造中国奢侈品的先行者。一个高速发展时代的伴生物往往是眼花缭乱之余的焦虑,寻找捷径,压缩过程成为常态。速度可以给人带来快感和短期内虚幻的满足感,却不能回避事物本身发展的客观规律。时间、诚信与独立的精神依然是成就奢侈品的必要条件。


锦衣夜行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出现了大量可以消费奢侈品的群体。一方面,中国人为此自豪,另一方面,又显然地青睐来自西方的商品——西方的名牌产品是“世界最好”的代名词。皮尔•卡丹在上世纪掀起时尚浪潮,而当中国人发现它在中国建立的工厂时,即对其产生了排斥的心理,理由是“人们很难理解,昨天的农夫变成今天的工人之后就能制造出精致的奢侈品吗?”


这个问题看似滑稽,却恰巧透露了构成奢侈品的重要元素,时间和人。西方的奢侈品大都经历了百年的发展历程,每个品牌背后都有故事和许多波折,不同的时代它们必须面对不同的问题。一个高速发展时代的伴生物往往是眼花缭乱之余的焦虑,在一切皆有可能的无序中试图用最短的时间寻找属于自己的最佳可能性。
哈瓦那双年展创始人赫拉多•莫斯克拉(Gerardo Mosquera)在北京研讨会结束后反复遭遇的来自媒体与本土策划人的问题莫过于“如何抵制金钱的侵蚀”,这位睿智冷静的批评家最终以“别理会(金钱诱惑)”终结了无穷的追问。在他看来,一位严肃的艺术家或批评家会从创作本身获得快乐,创作是他们的需要。当困扰出现时,被挑战的是你自己的真诚。不然,此类问题永远只是个伪命题。


速度可以给人带来快感,却不能回避事物本身发展的规律。是不是大家都需要点锦衣夜行的从容?


注释:

[1](美)川村由仁夜:《时尚学》,陈逸如译,立绪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台湾,2009,第193页。
[2]同[1],第192页。
[3](印)拉哈•扎哈、(英)保罗•赫斯本:《名牌至上》,王秀平、顾晨曦译,新星出版社,北京,2010,第25页。
[4]汪建伟:《剧场:汪建伟的艺术》,岭南美术出版社,广州,2008,第34-35页。
[5]同[3],第177页。


汪芸   《时尚家居》特约编辑

1 2 3 4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