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锦衣夜行

  • Update:2010-12-02
  • 汪芸
内容摘要
中国经济在经历了快速的发展之后已成为未来全球奢侈品产业的增长点所在地。在新贵们努力用金钱兑现奢侈品“区隔”功能的同时,也出现了立足本土制造中国奢侈品的先行者。一个高速发展时代的伴生物往往是眼花缭乱之余的焦虑,寻找捷径,压缩过程成为常态。速度可以给人带来快感和短期内虚幻的满足感,却不能回避事物本身发展的客观规律。时间、诚信与独立的精神依然是成就奢侈品的必要条件。

要谈奢侈,自然会联想到路易十四。路易十四时期,朝臣柯勒贝(Colbert)致力推动时尚风潮,让法国产品变成全欧洲菁英消费者都想拥有的东西,这些华美物件代表权利与荣耀,更胜于象征纯粹的美。一旦晋身令人羡慕的宫廷圈子,任何贵族如果想留在这个圈子就必须花钱如流水。必须穿着由金丝银线织成的衣服,穿戴华贵珠宝赴舞会,畜养无数马和狗参加狩猎活动,拥有铺着丝绒并饰有壁画的马车陪同国王一起前往其它皇宫,需要许多房子和家具以提供宫廷人士跳舞和晚餐的场所,还需要无数的贴身侍从、仆人和马夫等。所有的宫廷人士几乎都背负惊人债务,迎合宫廷生活形态的巨大压力。

 
不过,人们往往只记得路易十四的奢侈,而忽略了正是他的宫廷让“法国”与“优雅”成为同义词。当时的法国成为了欧洲文化的重镇。 真正的奢侈是个严肃的话题,而奢侈品则有关梦想,成就奢侈品是一个历练的过程,除了物质因素,还有关时间、有关态度、有关坚持,有关独立的精神。


中国的经济在经历了快速的发展之后,已成为未来全球奢侈品产业的增长点所在地。舶来的鱼子酱、香槟、高级定制的服装、豪宅、游轮、跑车已经成为许多人生活中的现实,也是更多人追逐的愿景。新贵们努力用金钱兑现奢侈品的“区隔”功能。那么,谁在关注中国的奢侈品?谁在制造中国的奢侈品?他们会遭遇什么样的问题?他们对奢侈品的态度为何?他们就奢侈品进行了怎样的思考?在一片“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奢侈品东渐的风潮中,对立足本土的奢侈品制造者的追问似乎有了特别的意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亚洲人热爱奢侈品,尤其钟爱可以直接显示身份的奢侈服饰。路易威登和古奇等国际品牌早已作为亚洲人最喜爱的十大奢侈品牌为人熟知。而路易威登自1993年进入中国大陆市场之后每年的营业额增长率都接近50%。


不过,中国庞大的奢侈品消费群体对奢侈品的认知却存在误区。古奇的总裁明尼科•迪梭曾经在2004年底于香港召开的一次论坛上对亚洲时尚联合会中国委员会主席张志峰先生说:“在众人心目中,奢侈品总是和欧洲印象联系在一起,亚洲的奢侈品品牌现在还不可想象。”迪梭先生的话并非无凭无据,许多中国消费者对国外的奢侈品顶礼膜拜,对国有品牌却嗤之以鼻,这是对中国奢侈品的误读。而改革开放30年来,国外奢侈品品牌迅速涌入中国市场,它们遇到了从品牌诞生百年甚至200年来,在本国及其他国家、地区从未遇到的绝佳时机。在中国各大城市,一部分高端商场及购物中心为眼前利益对他们毫无保留地敞开大门,予以极其特殊的优惠政策,包括最好的店面位置、免租金、赠送装修费、减免其他费用等等。这样的优待加速了国外奢侈品在中国的扩张。而新兴的中国奢侈品品牌在国内却受困于重重的限制。


作为“中国第一个奢侈品品牌”创始人,NE•TIGER(东北虎)的总裁张志峰对这种现状做了深入的思考:“作为一名中国人,我们明白自己的民族是一个拥有5000年文明的伟大民族,一个曾经创造了汉唐繁荣国度的民族,但遗憾的却是至今竟无一个世界公认且全球知名的奢侈品品牌。中华文明讲究含蓄的谦逊性格,也不善于自我表现和宣扬,但对外来的客人则是以礼相待,尊为上宾,这样的习惯在有些时候看起来有些过分自我压抑,甚至造成裹足不前的局面。在奢侈品行业尤其是这样,一方面我们始终不敢名正言顺地谈论奢侈品的积极意义,徘徊于与‘节俭’看似对立的字面意义中;另一方面,又无法抑制对奢侈品发自内心的喜爱和向往,从而对外来的众多奢侈品敞开了心扉,打开了市场,这样的‘以礼相待’似乎无可厚非从而可以心安理得。然而我们冷静下来沉思:难道我们要等到把中国的奢侈品市场完全拱手相让给外国奢侈品品牌之后才来找出自己的发展道路吗?这肯定是不可取的!也许我们需要的只是多一点的勇气和信心,去竞争、去发展。这些因素促使我把建立‘中国第一奢侈品品牌’作为我事业追求的目标。中国的奢侈品品牌建设,这是具有自主创新意义的时尚事业。”



张志峰的实践与探索已经历时28年了。最初他对品牌只有模糊的概念,以天然奢侈品皮草入手,游历北京、上海、香港、法兰克福等地,从皮草的制作工艺、功能开发、设计和使用着手。这个过程也是张志峰本人对奢侈品的体验与认识不断深化、成熟的过程,他意识到奢侈品除了是价格不菲的昂贵物品外,还是创造愉悦和舒适的物品。只有了解奢侈品背后的文化与理念,才能真正体验到奢侈品带来的愉悦,不然,可能只停留在炫耀财富的表层。而对于诸如西欧、意大利、日本、韩国的创新设计的研究则让张志峰明白民族文化的重要性,因而形成了他“融汇古今,贯通中西”的设计理念。他的设计兼有东方的内敛和西方的奔放,倡导一种心怀梦想的精致生活态度和高尚美好的生活方式——这与奢侈的生活有本质的区别。


当然,从形成这种认知,到选择、追求这样的生活方式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种方式的实现也并非单纯通过设计就可以解决。它涉及生产、营销、普及、接受、接纳与消费等诸多环节;包含了推动时尚所制造的体制化、系统性的改变。


高级定制是时装工业的最高水准,象征时装的瑰丽梦想。每一款精工细作的高级定制服饰都承载着品牌、设计师、打版师以及工艺师对时装的所有美好想象。每一个奢侈品品牌的精神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它们已经有了百年的辉煌历史,更在于他们背后有一个人或一些人在引领和倡导这种精神,是他们给这些名贵的产品赋予了灵魂。时尚行业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链,关乎许多环节的配合,也包括文化的积淀与培养。NE•TIGER所面对的主要消费群体是“新成功人士”阶层和中产阶级,同时他们也关注成长中的奢侈品“梦想阶层”。因而,他们在现实中承担着塑造“中国服饰梦”的责任。


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时间的打磨和历练,迅速催生的产物可能风行一时,但最终将被自然规律淘汰,难逃昙花一现的命运。

1 2 3 4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