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举办“工艺美术·再生产” 专家座谈会

  • Update:2014-01-14

张夫也——工艺美术最能代表一个国家的文化形象

张夫也:

我对中国传统的工艺美术完全是门外汉。我就凭我的感觉说一点。

首先,我们在南通办工艺美术大展和论坛,我觉得这是史无前例的、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尤其是在现在这个背景下,好像我们国家工艺美术这块,不管是工艺美术教育也好,研究也好,实际上是处在一个滞后甚至是消亡的阶段。从院校来看,工艺美术这个词都不提了,过去的工艺美术专业也好,工艺美术系也好,逐渐被设计取代了,在全国都是这样的倾向。我觉得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我个人觉得,工艺美术最能代表一个国家的文化形象。所以我们现在抓这个工作,我觉得实际上是在抓一个文化战略的问题,因为工艺美术最终可能会关系到这个国家的文化能不能生存。不是说我是搞工艺美术的,我就把它说得这么好。工艺美术是手工文化的一个典型的代表,假如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来抓这个工作,不再研究它,我相信这个民族的创造力就会下降,一切都要用机械化或者电子化来替代的话,最终会导致人们的智力下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也应该研究,继续去抓它。

我刚才听了一下,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问题,在我个人看来,我们是在探讨一个工艺美术生态的问题。工艺美术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它如何存在,如何发展,这就是工艺美术的生态问题。工艺美术跟我们说的造型艺术、纯艺术最本质的区别,就是它有消费,有贸易,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大家可能都知道,工艺美术本身的传播,或者它的影响是靠贸易、销售实现的,作为老百姓来说,接触最多的就是工艺美术,比纯艺术接触得更多。我们过去对工艺美术的基本定义是,它是具有实用功能的,同时又具有审美要素,同时它还要含有卓越的手工技能。这个东西不是其他的艺术形式能取代的。我个人不赞同“大美术”、“大设计”这样的提法。设计,艺术,工艺美术,这些概念的存在都是有道理的,不能混为一谈、相互取代。现在一窝蜂地说设计取代工艺美术,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我们今天在探讨生产模式,我自己感觉,生产模式主要的分水岭是阶级社会的产生,其后才开始出现所谓的宫廷工艺和民间工艺的划分,在这之前,在原始社会,工艺美术的创作者、使用者、消费者,其实都是一回事。有了阶级以后才产生了分化。我发现一直到今天为止,所谓的这个模式,无非就是两大类,就是我们说的双轨制,无非就是有高档,有面向权贵、面向少数人的,还有一类是面向大众的、普及的。我现在在教外国工艺美术史,我的感觉是永远是宫廷工艺美术作为主线,因为这些东西做得确实好,而且这些东西确实能保存下来、流传下来。其实民间的好多东西都不存在了,流失了,有很多原因,其中的根本就是它不精致。我觉得工艺美术应该有一个含义,除了实用和审美要素以外,还有就是它本身的工艺制作应该是精致的,这是它的符号、它的标签,如果不精致的话,我们就可以不把它看作工艺美术。我觉得工艺美术很特殊的一点就是,人们在叹服它、佩服它的时候,其实包含了对它制作技艺的叹服,对它制作技艺的钦佩,这一点很重要。所以我觉得,如果一个工艺美术作品成功,或者它的出色,必须首先是它的技艺出色,如果没有技艺出色,这种出色实质上就不存在了。

关于传播也好,或者是生产模式也好,在古代体现得非常明显。比如像古代的地中海,现在就不敢说这个东西在这儿出土的就是这个国家的,它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贸易特别多,所以这个东西带到其他地方,在那里发现的,结果发现根本不是那里生产的,这种例子有很多。比如地中海的腓尼基这个古国,很善于搞殖民和贸易,这个地方的象牙工艺很发达,但是腓尼基的象牙工艺,在本地出土的基本上没有,完全都是在外面的。当年做到什么程度呢?他的工匠都被周边的国王邀请到宫廷里面,去给他们做象牙。但是真正在腓尼基这个地方,就是今天的叙利亚、巴勒斯坦这块,反而没有他自己的象牙工艺品,都是在外面出土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就是在贸易出口这样一个过程中实现传播。我也想到,就像日本浮世绘那样,浮世绘为什么在欧洲影响那么大?就是在传播出去以后实现的,为什么能传播出去?因为能大量的复制,所以在欧洲好多不起眼的小国家,都有浮世绘的博物馆,浮世绘对欧洲现代艺术的影响也很大。量产和量化本身对传播的作用很重要。

我们现在探讨的是当代工艺美术和现代工艺美术,当代工艺美术和古代有一个很显著的区别在于,古代工艺美术强调实用和审美的要素,当代工艺美术实用的要素越来越少,越来越弱化,甚至没有,而审美的要素越来越强,也就是说它可以跟艺术开始挂钩了,甚至可以划等号。所以现在有些国家做了一些实验,比如说做当代工艺的和做当代艺术的,最后他们走到一块了。我觉得作为当代的工艺美术发展模式,仍然摆脱不了双轨制,一方面是高端的,一方面是低端的。高端的,它的文化属性、艺术属性越来越强;低端的,设计的要素还存在,因为低端的往往要有一个生产手段,就是量化,这样才能生产大量的东西。高端也应该有两个层面,就是我们说的工艺美术的艺术化,一个是纯粹的陈设物,它没有实用价值,就是观赏、陈设;另外一方面就是装饰,这个装饰是装饰实用品,比如现在日本有这样的情况,手机的机壳用高档的漆工艺来做,定制,这是极少的,而这个价值是非常昂贵的。还有就是用漆工艺的手法或者其他材料,比如用陶瓷做相机的机壳等等。这也是属于高端的,就是艺术化的工艺美术产品里面,不是纯粹为了观赏,而是装饰实用品。

在发展的过程中,在再生产里面,还有一些理念上、观念上的东西。比如像象牙这样的东西,我觉得都不应该提倡,为什么?因为这跟我们接下来的发展趋势是完全相悖的。所以如果你要找这个感觉,还是要研发新型的材料,替代象牙,就是有象牙感觉的东西。根雕是这样,如果真的是树木死掉了,你要利用它还行,如果树还活着,你要破坏它,这个是破坏自然。在我们的工艺美术再发展、再生产的时候,一定要和我们现在强调的生态文明挂钩。

陈岸瑛:谢谢张老师,提供了不少国外的精彩案例。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