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举办“工艺美术·再生产” 专家座谈会

  • Update:2014-01-14

周志——重建工艺美术的审美价值观

周志:

之前《装饰》杂志做过很多类似的专题,比如当代工艺美术、中华手工、手工的意义等,都涉及到工艺美术这个问题。这次谈的是工艺美术和社会生产,当时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联想到更多的是生产之外的两个问题。一个是消费渠道的重建、市场的重建和消费习惯的重建。另一个是工艺美术审美价值重建的问题。就审美而言,现代人和古代人其实不一样。刚才尚老师有一个例子举得特别好,就是民窑的瓷器,现代人喜欢的往往是逸笔草草的那种,或者是样式比较简洁的,但是刚才尚老师说,这些东西之所以简洁,只是为了省钱。

章星:我看一个民间小窑房做碗,这个男的一天拉800个碗,整个他家的场院全是碗,碗摆成一排一排的,这个女的手里拿两支笔,这支笔是红的,点朵花,那支笔是绿的,画两个叶子,就这么倒着走,就这么画,这就是两笔草草的。

周志:在古代的时候,中国最好的工艺品是官府制造的,外国最好的工艺品也出自宫廷,它的优秀就在于它的工艺水平的高超。我们今天所喜欢的样式简洁、逸笔草草的东西,可能并不是当时社会所认可的好东西,这是因为,到了现代社会之后,大工业生产之后,我们审美的价值观已经发生转移了。这就像摄影出现以后,绘画的审美价值观改变了一样。

工业化大生产以后,新兴的设计审美价值观开始出现。尤其是包豪斯之后,简洁已经不再是简陋的代名词,“少即是多”,这是审美价值变化的一个很好的体现,也是很关键的一个问题。相对来说,比较新兴的工业化产品,比如金属产品,这个问题并不是很显著,直接应用设计的审美观就好了。但是在传统的、相对来说历史比较悠久的工艺美术门类里面,它就会面临着一种以前的审美价值被打破,但是新的审美价值又没建立起来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要谈工艺美术再生产的话,尤其是传统工艺,一定要重新寻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审美价值,既不能是那些很传统的、旧时的审美观念,但同时也不能过多依赖现代的、工业品的审美价值。

目前来看,工艺美术在走的路大概有两种。一种是暂时依附于设计门类的审美价值,即工艺美术的设计化、品牌化,像刚才苏丹老师提到的奢侈品牌化,实际上就以工艺美术作为内核,披着的是时尚品牌的外衣。另一种是偏纯美术,向艺术家靠拢。这都显示了工艺美术缺乏独立审美价值的窘境。

所以我觉得,工艺美术发展最关键还是要抓住自己的一个根,就是手工。我想强调,对工艺美术概念做界定的时候,最关键就是要强调它的手工。目前很多人提到的工艺美术实际上性质已经改变了,比如我们去龙泉,明显感觉到其中的很大一部分生产——比如做酒瓶子——已经不属于工艺美术范畴了。所以,如果我们提到工艺美术再生产,就一定要明确哪些是工艺美术,就一定要强调工艺美术的手工性,强调它区别于其他门类的唯一性。

刚才提到工艺美术很多的发展路子,比如像首饰定制,首饰定制相对来说比较好发展,因为首饰比较小、好操作,而且它强调手工,私人定制的比较多。但是其他的门类相对来说确实比较难,因为它涉及到的工艺平台比较多,像家具就比较复杂了。但不管怎样,手工性这个关键都一定要抓住。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