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举办“工艺美术·再生产” 专家座谈会

  • Update:2014-01-14

赵萌——学院应掌握当代工艺美术发展的话语主导权 

赵萌:

我说一下为什么要在这里讨论工艺美术,为什么要在南通举办中国当代工艺美术系列大展暨学术论坛。

首先,基于艺术史论系的优势。新中国第一部《中国工艺美术简史》是咱们学院的史论系集体编写的,奠定了史论系最重要的学术成就和影响。在这个基础上,今天在座的尚刚老师又不断地进行断代史方面的深入研究,使我们的工艺美术史研究不断丰厚,使这个体系、这个理论不断形成在学界的影响。我觉得工艺美术在今天的研究,不仅要针对中国工艺美术发展现状,基础理论研究也非常重要,没有这个史的系统,没有它作为支撑,今天的发展也会变得缺乏意义。

第二,基于学院的优势。在学院50多年的历史中,14年是合到清华,前面的43年中,到80年代中期以前,学院几乎是工艺美术一统天下,也形成了一些重要的东西,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新中国能够迅速集聚外汇,是靠工艺美术,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到中期的改革开放时期,工艺美术产生了很大的作用。这也是我们学院当时之所以能成为对中国产生影响的地方,也是因为学院有重要的学术资源,培养了大批的人才,开创了学科建设的新局面。

随着后来的发展,工业设计也是从咱们学校出现形成的,工业设计和工艺美术相比,工艺美术是植根于自己的历史,工业设计的概念是外来的,来自包豪斯的系统。包豪斯反对装饰。我们都是从学院培养的过程中,逐渐见证学院的发展,学院自身发展过程中给了我们很多这方面的教育也好,启示也好,让我们看到了我们学院自身两个学术系统在进行着激烈的交锋,这个过程既深化了工艺美术,也强化了工业设计。这条线索在学院的发展中是非常清楚的。学院是社会的缩影,我觉得我们学院在整个中国的设计史上,有三个大的贡献:工艺美术的贡献、工业设计的贡献和艺术设计的贡献,都是由这个学院完成的。所以学院的老师们在这个领域的建树,也成就了中国现当代设计,包括现当代设计教育和对中国现当代设计发展深刻的影响。我们今天谈这个话题,也是从学院自身的优势来谈的。

第三,基于中国文化的优势。中国的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它的载体就是工艺美术,一旦失去这个载体,中国的文化你就基本上看不着了。想了解中国文化吗?多半要从衣食住行这个载体来寻求、了解和掌握的。如果没有这块,我估计中国的文化,特别是传统文化,至少在相当程度上,对它的了解、认识就会出现一些欠缺。从纯艺术的角度来讲,我们看到了绘画,看到了雕塑,但是从更大的生活层面来讲,从社会层面来讲,就是靠工艺美术,没有这个载体,中国的文化你想去了解,就会失去很多东西。

所以无论怎么讲,我们现在所做的这项工作,是基于一个系、一个学院和中国文化这三个大的资源上的优势。大家都觉得我们做这件事是最恰如其分的,也是能够担当这个责任的。把工艺美术放在当代的语境里面,能够再一次和学院的资源优势结合起来,得到一个新的发展。“再”还是挺有意义的,挺有价值的,这个命题使它和今天的当代性能够发生一些必然的联系。从三个优势里面,又转换成三个不同的语境。

第一个语境,放在古代的语境里面,工艺美术毫无疑问是很重要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它占有相当比重。放到了工业化的历史进程中,其实工业化对工艺美术的影响主要是在生产方式上,第二个就是在审美方式上的影响。信息时代的工艺美术如何发展,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命题。中国这三十年都是在搞工业化,批量化和流水线的生产方式对工艺美术带来的冲击是比较大的。但是信息时代之后工艺美术如何发展,这是我们今天面对的新的语境,是必须要思考的问题。从学院的角度来讲,我们想把中国的工艺美术放在当代的语境里面去想,做一个话题,引起大家的重视。我们不想把它放在工业化的语境里面,而是想把它放在信息化时代的语境里面来研究这个事。如果把它放在工业化的语境里面,这本身就是一个过去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我们是要把它放在今天的信息化时代,人类共同面对的一个新的生活方式里面,使工艺美术得到发展。

从学院来说,一个学院是不是一个好的学院,要看它为历史做的贡献,这是学院要做这件事情的着眼点、立足点。不然的话,我们也不想费这么大的劲折腾这个事。各位老师、各位专家刚才都发表了非常重要的学术观点、学术思考,我相信一定会使我们即将在南通举办的中国当代工艺美术论坛变得更有针对性。

这个事不是通过一次论坛就能完成的,我希望通过这么一个论坛,以后能够形成不断的研究,围绕工艺美术产生一个新的学术平台,不断地形成一些影响,引领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向前发展。尚老师在这儿坐着,我们也不敢去说工艺美术的事了。为什么古代工艺美术那么好,因为上面有宫廷,宫廷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集大成的地方。历朝历代都有这方面的典型,以集权方式把一帮最棒的人集合到一起,形成各个时代典型的风格和工艺上的不断突破。今天宫廷消失了,但是这个主导权转到哪去了呢,转到学院了,学院成为这个话语权的很重要的掌握者。如果学院不能够形成话语主导,我相信工艺美术肯定就回到最基层了,那不是发展的主体。这些年,我觉得一定程度上我们丧失了对工艺美术的主导和引领,缺乏了一个话语对它的影响和干预,今天应该在这方面重新发挥我们的主动性、能动性,给工艺美术更多的精神,给予它更多的文化,给它的生存带来更大的意义和价值,我觉得学院在这方面要发挥作用。官方逐渐失去了话语权,但是学界和知识界的作用应该是重大的。我们希望依靠学院的力量,使中国工艺美术有更好的发展。这次通过南通论坛建立一个学术平台,之后延续发展下去,一定会取得好的成效。在未来的工艺美术史写到这一笔的时候,今天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会成为历史中的重要篇章。谢谢各位专家、各位老师的努力。

陈岸瑛:

赵老师总结得精彩。尚老师讲的是官府主导,赵老师讲的是学院主导,最后话语权回归学院、回归设计,恰好构成了一头一尾。赵老师对今天座谈会的定位特别准确,我们就是想对这个时代重大的变化做出我们的判断,这就是今天邀请各位专家做这样一场学术研讨的初衷。在列席的诸位老师和同学中,我是唯一的外行,因为我从来没有搞过工艺美术研究,我只是负责落实一些具体的事务。感谢诸位专家提供了特别丰富的思想养料,这对于后期的会议筹备工作将起到十分重要的指导作用。感谢在座的诸位同学,今天没有时间留给你们发言,期望你们踊跃参加南通论坛的论文征集活动,期待你们优秀的来稿。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