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中国黑体字源流考

  • Update:2012-02-21
  • 李少波,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 来源: 《装饰》2011年第3期
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黑体字是今天使用频度最高的两种汉字字体之一,但我们对它的了解却太少,它从何来?何时出现?怎么产生?这样的追问一直就有,但却不曾有明确回答。本文将对中国黑体字的两大体系展开全面研究,从历史科学的立场,探寻以上提问的答案。

三、印刷黑体字源流的探讨
        正如文献综述中所述,多位学者将中国印刷黑体字的起源直接或间接地归于西文无衬线体的影响。笔者却认为这种观点值得商榷。
在近代汉字印刷技术革新的领域,最为活跃的是一批西方的传教士(如马礼逊、姜别利),他们直接参与到汉字活字的创制过程中,极大地推进了晚清印刷字体的技术发展。但是,他们是否有可能将无衬线体的特征直接移植到汉字中呢?笔者以为传教士创制汉字活字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得快捷优质的印刷品以传播福音。对他们来说,字体的印刷技术是第一位的。而要将无衬线体的风格移植到汉字当中,要解决的不仅仅是笔画的特征问题,同时还需要处理笔画改变后所带来的结构问题,这些繁复细致的工作对于本土的专业人员而言尚有难度,对于西方传教士来讲则更加难以驾驭。从现有史料来看,无论是马礼逊还是姜别利,他们创制活字形所使用的都是本土流通广泛,美学形式已然成熟的宋体。(图11)因此,基本可以推断西方传教士与印刷黑体字的创制没有关系。但是,应该肯定的是传教士们从技术层面上改造和推进了汉字铅字工艺,为印刷黑体字的产生做了技术上的准备。

11. 姜别利1865 年汉字拼合活字样本。(分别自《本と活字の历史事典》与《中国印刷史》)

        从媒介渠道来看,19 世纪末,外国人在中国先后创办的报刊数量达到120 家以上,20 世纪初又增加了数十家,[7] 这些报刊有的本身就是英文报,有的则部分使用英文,借助这些媒介,当时在西方已经较为普及的无衬线体也几乎同步出现在了中国。这也是汪乃昌、罗树宝以及曹振英三位先生主张的印刷黑体字源自于西文无衬线体的观点的重要依据。[8] 但是,以上三人都认为印刷黑体字出现时间是在20 世纪30 至40 年代左右,与本文通过实证确立的1910 年相左。另外,无衬线体因其笔端方直被认为是印刷黑体字形的来源,但是类似特征在中国书法及民间用字中早已存在,如:汉代碑刻、篆刻字体及某些装饰字体的笔端都有方直的形态。这些字体的使用从古至今未曾间断,无疑比西文无衬线体更接近于黑体。因此,认为中国印刷黑体的创制受西文影响的观点在逻辑上颇为牵强。就已掌握的材料来看,笔者认为无衬线体的出现的确给中国的字体创制者带来了一些新的启示,但其对于中国印刷黑体字的影响力度较小,影响的方式也较间接。
        中国印刷黑体字源自日本哥特字体是学界存在的另一观点,这也是获得较多认同的一种观点。在1981 年出版的《中国印刷年鉴》中有这样的记载:从1869 年姜别利在日本向本木昌造传授电镀法生产汉字铜模之后,中日两国在近一百年的时间里,相互交流铜模和铅字,日本向中国出口明朝体和黑体,中国向日本出口楷书体(日本叫“清朝体”)和仿宋体;当然两国也自造进口的字种。20世纪50 年代的前期,《人民日报》用的宋体铅字铜模,仍然是中国印刷物资公司通过渠道进口日本的。直到中日两国分别实行了各自的简化字方案,才结束了多年来两国共用同一铅字字体的局面。[9]
        这段文献佐证了一个史实即:中国曾经进口过日本的哥特体铅字,并以此自创了黑体字。日本哥特字体以两种最为著名:一为筑地式,即筑地活版所所制;一为秀英式,即秀英舍所制。哥特体最早出现的时间是明治十七年(1885 年),比商务印书馆黑体字出现的时间(1910 年)早了20 多年。1908 年,神田印刷所在东京印刷的《中国经济全书》在我国内发行,中间就有使用到哥特字。(图12)由此可见,在商务创制黑体字之前,日本的哥特字就已经在中国出现了。那么,商务最早的这款印刷黑体字是否有受到日本哥特体的影响呢?这个问题可以先从商务印书馆与日本之间的紧密联系来分析。商务印书馆创办后不久所收购的修文书馆正是东京筑地活版制造所在上海的分支机构,其主要职能是承接中国的印刷业务,同时销售筑地活版制造所的活字及其他的材料。[10] 据文献记载,修文印书馆一度成为上海最大的印刷所,能印中、西、日文书籍,凡大小印机,铜模,铅字切刀,材料,莫不完备。[11] 故商务印书馆收

12. 1908 年神田印刷所(东京)印刷的《中国经济全书》中使用的不同字号的黑体字。

        购修文印书馆实际上是接受其完善的印刷机械设备和技术。商务印书馆与日本的第二次接触是在1903 年,日本著名印刷公司金港堂的原亮三郎想在中国拓展事业,委托在上海三井商行的山本条太郎在上海考察投资。后经人介绍,最终由金港堂出资10 万与商务印书馆合股。[12] 合股后,商务印书馆的技术也获得了提升,据当时商务员工高翰卿先生回忆:自与日人合股后,于印刷技术方面,确得到不少的帮助,关于照相落石,图版雕刻——铜版雕刻,黄杨木雕刻等——五色彩印,日本都有技师派来传授。从此凡以前本馆所没有的,现在都有了。[13]在合资的这段时间中,商务印书馆除了多次从日本聘请印刷专家到中国传授技艺外,也派人到日本学习印刷技术。[14] 商务印书馆的领导者夏瑞芳、鲍咸恩、鲍咸昌、张元济等人对印刷工艺技术更是倍加关注,甚至多次亲赴日考察及购买设备。[15]
        综合来看,商务印书馆与日本印刷界的交流,无论是从技术还是从设备上来看都是频繁的,尤其与哥特体的重要厂家东京筑地活版制造所之间的关联更是直接。虽然从修文印书馆接收的铜模中是否有哥特体已无从得知,但是,如此频繁而紧密的交往关系使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商务印书馆的印刷黑体字受到过日本哥特体的影响。那么,商务印书馆的印刷黑体字受日本哥特体的影响究竟有多大?笔者从商务出版的书刊中提取了部分印刷黑体活字字样,并将其与筑地明治三十六年(1903年)的哥特体字样进行比对(图13),发现两款字之间存在较为明显的差异。这种差异首先体现在单字外形上,比如“第”字,商务版在外形上较方正,筑地版则偏长。差异性也反映在字体的笔形特征上,如:商务的“公”字笔形相对平稳,粗细变化也较小,而筑地的“公”字笔形起伏较大,呈现出宋体字的一些痕迹。此外,两款字在重心上也有所不同,比较两款字中的“上”与“大”,不难发现商务字的横画比筑地字的横画要低很多。商务印刷黑体字与1903 年日本秀英舍的哥特体字样之间同样也存在着不同之处,如:商务版的字样重心偏低,而秀英舍的重心则偏高;另外,商务印刷黑体中“撇画”与“捺画”的结束部分处理得非常规整,如“公”、“版”等字,而秀英舍的字样中类似笔画的 “燕尾”痕迹则较为明显。(图14)上述差异都说明商务印书馆的黑体字与哥特体之间虽有关联但这种关联并不直接。因此,日本哥特体对商务印书馆黑体字的影响是有限的,准确地说,这种影响是启发和参考,而非直接摹写。

13. 商务1909 年—1919 年黑体活字字样(上排)与筑地明治三十六年(1903 年)哥特体字样比较。


14. 1903 年秀英舍推出了粗哥特体活字样本。( 自Vignette,2003 年11 期)

        正如历史文献所呈现的,学者们往往把中国黑体字的创制归于外来文化因素的影响。笔者不禁萌发思考:在这文字艺术历史悠久、根基深厚的国度中,中国黑体字的源起难道没有任何内因的介入吗?一套字体的创制需要的不仅是笔形特征上的设计,同时还要考虑笔画之间的组合结构问题,这两点中又以后者最为艰难。按照字体设计的一般规律,通常都会选择一些特征上较为接近的字形作为参考。我们可以通过字样分析来确证这一点。下图是一组取自商务印书馆《东方杂志》的印刷黑体字样(图15),可以发现其中“每”、“月”、“师”等带有勾画的字中均具有特征十分明显的“角状”勾画。这一笔形既不同于汉碑字形,也不同于现代印刷黑体,倒是与宋体字的勾笔特征十分接近,可以看成是黑体字在自身风格的基础上对宋体勾画的借鉴和调整。宋体字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在笔画特征以及框架结构上都达到了较为完美的程度。在所有字形中,宋体字的框架结构也与印刷黑体最为接近,所以,以它作为印刷黑体字的参照无疑是符合逻辑的。早期印刷黑体活字所具有的较为成熟的笔画结构也侧面印证了这一观点。正如启功先生所言:“一种字体不会是一个朝代突然能创造的,……它们必然有前代的基础,至多是有所加工整理罢了。”[16]

15. 1933 ~ 1936 年商务印书馆发行的《东方杂志》中黑体活字字样。

1 2 3 4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