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对话包豪斯

  • Update:2010-01-07
  • 王芳 整理
  • 来源: 装饰杂志社


北京新建筑就像动物园里的大象一样。

主持人:我们晚上的话题主要围绕几位教授今天上午和下午讲座里的相关话题,如有关包豪斯设对后来设计的影响,以及他们这两天在北京看到了很多新的建筑,他们中有人二十年前来过北京,二十年后突然发现北京新建筑语言的多样化,他们想就这个话题有些交互。
我们对他们在这么辛苦的一天以后依然参加晚上这个论坛,我们表示欢迎和感谢吧。
先请著名的建筑大师迈森海德教授打开我们这个话题。
迈森海德:因为我本身是个建筑设计师,所以我会在这里首先说下我的想法。
刚才在吃饭的时候,有中国的老师在问我,对中国这些新的建筑有什么样的感觉?我现在尝试一下去回答这些问题。
我的感觉是,不论是在中国,在非洲或者是说欧洲,人们在城市中心总是建一个非常奇怪的,比较怪的、陌生的建筑。其实它们跟我们的日常生活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我觉得这样的建筑在城市里其实是很奇怪的。很久以前,我们的城市已经就是这个样子了。在城市的中心,有一个很陌生功能的东西放在哪儿。比如也许有一个罗马式的花园,是其他城市的文化的东西出来,但其实这种东西在本国或者本地区是没有的;或者说在园子里放很多奇珍异兽,但是这个国家本来也是没有的。那些新的、比较奇特的建筑,像被栽在这个城市的土地上一样,本来这里的土地是长不出这样的庄稼的,就好像是从别处移植过来那样,但同时它又能和日常的生活融在一起。就是说,这些奇怪的陌生的东西是属于日常生活的。
事实是人们可以享受这些比较陌生的东西。刚才吃饭的时候,和中国的同事们讨论北京的新的建筑,我举了一个例子,在欧洲以前各个城市都会有一个动物园,动物园就是向人们提供一个看很陌生的、不知道的动物的场所,比如大象。欧洲没有大象,但是市民会带自己的孩子去看大象这种新奇的东西。所以说,北京的建筑就像是大象一样,作为一个新奇的东西存在并被我们观看,它是现在全球化进程的一个结果,这些新奇的建筑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存在都是正常的。放在中国是正常的,放在其他地方,如阿拉伯也是正常的,是一个可以供人们去观赏的一个新鲜的东西。
关于我说的这些东西,有没有人发表自己的意见,比如赞同或者不赞同的意见?
学生甲:我想问一个问题,也许我的观点不是很正确,只能是代表我个人的意见。我想很多人一样觉得中国现在是西方的一些建筑师在中国的试验场,这种观点您怎么看?
迈森海德:这个观点不能说是正确的。作为现代的人,不应该把民族划分地这样清晰,我们要从同一层面考虑问题。自然的东西与文化的东西,我们不能把它们二者划分得特别远。
学生甲:我想问教授,您认为中央电视台的新大楼在北京是协调的吗?贝聿铭在卢浮宫前面建起了“金字塔”,您能对两者做个比较吗?
迈森海德: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世界,一个希腊式(根据原文和翻译都是希腊式)的建筑放在法国,是由中国人做的。这就是我们的世界的这种解决方式。
学生甲:谢谢。

1 2 3 4 5 6 7

评论

  • freeunion
  • 2010-03-16 16:03:39

我们的设计是世界的,世界的设计也是我们的,但是如何兼容并蓄,创新提升,设计之道远而任重。

1 条纪录 第 1/1 页  1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