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朱学东:设计的善意

  • Update:2011-08-11
  • 朱学东
  • 来源: 中国周刊
内容摘要
朱学东,曾任《南风窗》总编辑,现任《中国周刊》总编辑
本文原载《中国周刊》2011年8月号卷首语

五年前,我初到广州工作,惊讶于广州楼房间距之狭窄,夏夜不敢开启窗帘,否则什么都能看到,毫无私密。
三年前,我初到香港,惊讶于香港地铁换乘设计的人性化,与北京有霄壤之别。
今年,我更惊讶于像北京这样高楼密布马路宽敞的现代化大都市,一场大雨之后,两条年轻的生命竟然就在大白天的马路上被雨水吞噬。就在今夏,几乎是每一场大雨,就沦陷了一座城市,一辆超载的卡车就能压垮一座大桥,雷雨就能让高铁停运……
类似的情况数不胜数。这个世界一时变得如此脆弱,随时都可能发生超越人类想象力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
这些问题,一直纠结在我心头,找不到答案。

前不久,我第一次接触到一个概念:“设计的善意”。突然间有了他乡遇故知般的感觉,那些难解之问,一下子豁然开朗。
“设计的善意”,是今年十月将在北京开展的北京国际设计三年展的主题词。
在我看来,设计的善意,当包括两个方面的内涵,一是蕴含人性的设计,人是一切设计的旨归;二是设计应该强调与环境和资源的适应。
对于正在从传统社会向现代文明社会转型的中国来说,设计的善意,不仅仅是工业产品设计中应该秉承的理念,无论是拆迁改造,还是修桥铺路、高楼大厦等硬件建设,还是各项社会制度的安排设计,几乎都可以用“设计的善意”作为观照。
最近发生的桥塌城陷,以及没完没了的暴力拆迁,背后折射的,都是对设计的善意的一种反动。
见物不见人。在这些事故事件背后,一个能够观察到的可以信赖的结论是,在推动这些项目的设计者和批准者心中,只有功业政绩,只有需要完成的任务项目,只有速度效率,只有成本控制,只有即期政治或商业利益,而没有善意。
在边干边完善的理念下,人客观上成了各项工程及创新技术的试验品。
没有善意的设计,自然也就没有了人,没有了人,也就没有了所谓百年基业。
只有发展而不见对人的关怀,这样的发展势不能持久。
于是,像我这样的人,每次上下班在宣武门或国贸,穿过拥挤而仄逼的空间换乘地铁,总会心惊胆战,祷告上苍保佑。
于是,公共设施出问题成了常态,且总有推诿理由,不是百年一遇,就是过往车辆超载。没有人去建设的源头寻找问题所在。
不惟公共设施建设方面,那些打着高新技术区、万亩良田、招商引资等名义,在乡村大肆劫掠开发,致故乡沦陷成残山剩水的,同样是安排设计中只有政绩只有利益,而没有善意。名义上的善,也只是为了掩饰对利益的欲望。
在这样的格局下,以人为本,天人合一,永远只能是纸面上的宣誓。
设计的善意,首先要求设计者,包括制度安排者,在设计任何一种产品,任何一栋建筑桥梁,推行任何一种制度之前,首先做到心中有人,推己及人。如此,才会心存善意,产品制度才会有人性,合乎人的需求。
对发展的设计,同样应该更多注入人的因素,注入人与环境、人与自然的和谐理念。
在这一过程中,如何突破利益链条,超越权力的自我激赏自我认同,抛弃意识形态和急功近利的政绩观,超越商业及资本的唯利是图,实现资源与人的和谐,把人、人和环境的和谐协调作为设计的核心思想,呈现最大的善意,这是现实的挑战。
首先是善意的设计,才有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