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唐薇:再为张仃先生鼓掌

  • Update:2010-04-12
  • 唐薇
  • 来源: 装饰官方网站
想起七十年代末进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读书的时候,张仃先生是学院的院长,每逢召开大会,只要张仃先生一出现,我们这些学生总会热烈地鼓掌。其实当时我并不明白为什么要为他鼓掌——因为他没有讲话,也不仅仅是出于礼节,更不是为他的院长身份,可就是情不自禁地鼓掌了。实际上那时我也和我的同学们一样对张仃先生知之甚少,除去机场壁画,不仅很少见到他的“近作”,更无从了解他的过去。
在许多年之后才真正了解,张仃先生不仅是一位卓越的艺术家,他更是一位坚韧的老战士。他确实值得我们这些晚辈特别敬重。
且不说青年张仃投奔延安投身革命需要怎样的勇气,仅此之前,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著名的进步刊物,张光宇先生的《时代漫画》、《上海漫画》、《泼克》、邵洵美的《自由谭》都刊登张仃先生的漫画,这就是他早年的代表性作品“春劫”、“野有饿殍”、“伤兵”、“乞食”和“日寇轰炸平民区”、“兽行”、“看你横行到几时”等等。听一听这些题目,想一想作品的创作年代,看一看画稿的前卫风格,我们这些在和平年代有家有画室有钱挣有饭吃的人真是无颜骄狂和自以为是的。
他的作品惊心动魄、直插人心。如果把他的作品放进历史,我们看到的就不仅仅是他独特的艺术形式,而是炽热博大的灵魂!也只有这样才能理解张仃风格是怎样炼成的。有些东西,在现代化的明亮展厅里悠闲浏览真是难以体会得到,可是我们自己已经太习惯于在沙龙画廊里指指点点谈现代性、谈激情、谈艺术、谈形式……然而,我们不缺技法,不缺新材料,我们常常缺少的是灵魂。
再看看张仃先生的画:漫画、装饰风格的彩墨画、壁画、焦墨山水,里面都有张仃的魂魄和心灵,就想起前几年在学院张仃艺术展和研讨会上先生那句震动人心的话:“我是一个老兵”。先生的创作有战士的胆量、战士的气魄、战士的心胸、战士的责任。老兵依旧是战士。我们不能只图“学习”他的艺术、“复制”他的独特风格。张仃风格复制不了,就如同丁聪、叶浅予、张光宇无法复制一样。
张仃、丁聪、叶浅予、张光宇,老一代艺术家都是敢想敢干的老英雄,他们渐渐远去,化作满天繁星,他们不是灿然一瞬的彗星,他们是点亮暗夜的恒星,我们在他们的星光照耀下,不必在黑暗中跌跌撞撞摸索,不用担心突然跃出来咬断咽喉的猛兽,我们这些坐享其成的人现在得给后来者一个真实的交代。张仃为什么是张仃,张仃怎样成为张仃的,为什么世界和历史需要张仃。
这是我辈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了。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唐薇
2010/3/20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