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纽约】草间弥生与LOUIS VUITTON

  • Update:2012-08-27
  • 陈岸瑛
  • 来源: 新浪博客

2012年8月11日,星期六,上午参观位于中央公园中段东侧的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下午参观哥伦布环岛边上的艺术与设计博物馆(MAD)。


惠特尼以收藏美国现当代艺术著称,但地方不大,一共只有五层加一个地下餐厅,实际上,真正的展厅只有四层,一楼只有一个小厅。博物馆11点才开门,分批参观,排了好长时间的队才轮到我们。


今天正好赶上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Yayoi Kusama)的大展。草间弥生于1929年生于长野县松本市,1957年受奥基弗鼓动移居美国,大部分时间在纽约创作,参与了1960年代躁动不安的前卫艺术和反战运动。1973年返回日本,因身体状况不好,长期居住在东京一家精神病院,其工作室设在离医院不远的新宿区。


本次展览除了展出草间弥生各时期的作品(不少借自日本),还有不少档案和照片,较为全面地回顾了这位传奇艺术家的一生。草间弥生的艺术,潜意识和超现实的成分较多,尤其是因为受到美国1960年代激进社会思潮的影响,使她的作品呈现出某种近乎癫狂的气质。从视觉上来说,日本的装饰趣味,女性的歇斯底里,再加上抽象表现主义、波普艺术和行为艺术的影响,使得她种类多样的作品富于视觉冲击力。看过展览,一个最直接的印象,是一个来自东方的女人参加了一场西方前卫艺术的狂欢。这位异国来客非常投入,把自己整个身心都献给了这场1960年代的激情派对,并成为其中玩得最high的一员,但是随着酒尽人散,夜阑人静,她又陷入了一种极度的抑郁,其后创作的作品,多体现出一种创伤性的心理体验。


1960年代的革命和左翼思潮,至今仍然有其市场,同时在三楼展出的Sharon Hayes个展“There’s so much I want to say to you”,即是一个最好的例证。Lambert-Beatty教授在课上专门讨论过她的行为艺术,这位生于1970年代的长不大的坏女孩和假小子,至今仍然充满了街头革命的冲动与激情,整个展厅中都能听见她用扩音喇叭朗读的宣言,到处都贴满了充满政治意味的标语。本人年轻时也曾为这些事情激动过,但现在回头想想,左派理论着实害人不浅。嘉映师曾说,抗拒感动是被感动的前提。尽管展厅中的我一直在拒绝受感动,不时说点风凉话,但听到她如此直抒胸臆的爱情与政治宣言,还是禁不住有点心潮澎湃,难以自已。


2楼有另外两个展览,都还有些意思。一个展览叫“符号与象征”,收录了1940-50年代美国艺术家的绘画创作,与一般看到的抽象表现主义的经典范式不大相同,这些画作充满了符号与象征。据策展人说,这是美国艺术家寻找艺术语言的一种尝试,以期找到不同于欧洲现代主义的艺术形式,所以今天看到的展览,基本上相当于抽象表现主义崛起的一段前史,是一种过渡的艺术形态。进博物馆只看到临时展览,没有看到长期陈列,起初我们还有点奇怪,现在想想,实际上这个展览就是从藏品里挑选出来的,只不过由策展人编了一个好玩的故事。


另一个展览是老电影回顾,放映的是Oskar Fischinger(1900-1967)完成于1926年的抽象电影《空间光艺术》(Raumlichtkunst)。Fischinger生于德国,早年学画,1920年代移居柏林时受《柏林:大都市交响曲》的导演鲁特曼的影响,走上了抽象电影的道路,1936年赴好莱坞,后成为美国公民。展厅中的录像分为三个屏幕,同步放映,左边是起落的琴键,象征音乐,右边是两块屏幕,放映着变化的几何图形,互相之间形成了复杂的对位关系,以与无声的音乐相对应。现在听到的音乐,应该是后来配的。头一回看三个屏幕的抽象电影,感觉非常奇妙。

1 2 3 4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