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中欧漫记

  • Update:2012-11-10
  • 文字、摄影:《装饰》编辑部
  • 来源: 《装饰》杂志2012年第10期

 
简单装饰
装饰通常被认为是附加之物,在理性主义者眼里,装饰是累赘。阿道夫•路斯的一句“装饰就是罪恶”,更是从道义层面否定了装饰的价值。繁缛的装饰自然给人华而不实的感觉,然而装饰的意义绝不在此。在最简单的建造活动中,在似乎不具审美要求的建筑类型中,在平凡的生活的角落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最低限度的“装饰”。这种装饰来自工艺的选择、
材料或色彩的搭配、基本构件形式的斟酌、对比例的推敲,或许并不适合以“装饰”来命名这些设计的结果,但之所以称之为“装饰”,在于这些结果还是选择的结果,并非必然,也并非减无可减。在此,我们或许可以理解装饰的本意,它意味着本能的审美需求,不苟且的生活态度,以及构造意义的直观手段。
捷克千年古城克罗姆洛夫(Krumlof),与布拉格的古堡群一起进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伏尔塔瓦河在此地的山间蜿蜒而过,河边的民居仅以各自不同的屋顶形式和墙面色彩标识在群体中的位置,一派宁静和谐的小镇风情。(图1)
奥地利中世纪古堡—萨尔茨堡,古堡中教堂的入口,拱形门洞、铁艺扶手以及门头的一块浮雕构成了最简单的装饰;洞口的深度与铁艺的轻巧之间形成一种不经意的对比。(图2)
建筑群体之中,体量的变化组合,轮廓线的应用,既是对建造工艺的暗示,也是对整体秩序的再构造。(图3)
古堡中民居建筑的墙面,质感粗粝,洞口方正简明,火山岩构成的门框与之十分相称;盆栽的鲜花和入口的街灯在傍晚的斜阳下投下长长的影子,暗示了一种舒缓平静的生活节奏。(图4)
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城堡山上的城堡建筑的墙面,大小石块相间的砌筑方法构造了特殊的墙面肌理,浑朴之中透露出用心的精巧。(图5)
克罗姆洛夫街头的中世纪门套,稚拙有力,令人印象深刻。(图6)
克罗姆洛夫街头的墙面装饰,像是街道行人的投影。卡通化的形式处理,为城市增加了一点幽默的气息。(图7)
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一号地铁线的入口和站台立柱的柱头装饰。这是目前仍在使用的最早的地铁,属于工业时代的产物,埋深很浅,出入十分便捷。金属构造的结构显然有自身的形式逻辑,此时新时代的形式语言系统还未形成,但在遵从构造逻辑的基础上努力追求形式美的用心反映了一种审美的态度。(图8、9)
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商业步行街上著名建筑师汉斯•霍莱因设计的商业综合体。玻璃幕墙是最简约的处理方式,但周边的大教堂和历史建筑映射其上,又构成了最为丰富的画面,这可谓无中生有的最好写照。(图10)(萧冯)

1 2 3 4 5 6 7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