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第67回正仓院展

  • Update:2015-10-29
  • 徐奕
  • 来源: 《艺术新闻/中文版》
内容摘要
10月24日至11月9日的17日时间里,奈良国立博物馆的第67回正仓院展中展出北仓9件、中仓22件、南仓29件、圣语藏3件等63件宝物,而其中有12件宝物为首次展出。现由日本皇室机构“宫内厅”管理的正仓院,直至今日仍然保存着大量传统礼仪和文物保存的制度。

 10月24日至11月9日,秘藏于日本正仓院的珍宝在奈良国立博物馆展出。正仓院始建于8世纪后半叶,是位于奈良市东大寺大佛殿西北面的古建筑仓库。日本天平勝宝八年(即公元756年),日本圣武太上天皇去世,光明皇太后先后5次向捐出这位日本天皇遗爱宝物,遂成名闻遐迩的正仓院宝库。

 

▲ 正在举办“第67回正仓院展”的奈良国立博物馆东新馆、西新馆
 
199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世界文化遗产的正仓院珍藏着近万件文物,其中包括不少中国唐代的重要文物。日本以其与中国一衣带水的邻人关系,从唐代始就不断地入藏许多由遣唐使、学问僧带回的珍宝──在奈良正仓院,我们可以看到大唐盛世清晰的轮廓。同时,因正仓院藏品之珍贵,保管工作之严谨,不少人将之称为“丝绸之路的终点”。
 
今年举办的“第67回正仓院展”中,正仓院在两周多的开封期间向奈良国立博物馆借出了60多件文物,以飨世人。本年度正仓院展的重要展品之一,是“紫檀木画槽琵琶”,这一西域风格的四弦四柱紫檀木曲颈琵琶,其正面捍拨中呈六朝余韵的山水人物图,背面可见螺钿四瓣菱花装饰规正密布,极尽精巧之能事。这类曾盛行于唐代乐器,令人遥想大唐之歌舞升平。
 
▲ “第67回正仓院展”开幕后每日都迎来大批游客,展览现场人头涌涌。据悉,每年秋季的正仓院展都会迎来大量观众,其中大部分来自日本以外的国家或地区。上图紫檀木画槽琵琶展出之处,与下图山水花虫背圆镜面前都人山人海

▲ “第67回正仓院展”中展出的平螺钿背八角镜

▲ “第67回正仓院展”中展出的“伎乐面 力士”
 
正在展示正仓院宝物的第67回展览,仅仅是指1946年始,在奈良国立博物馆所举办的正仓院展次数。事实上,正仓院宝物展早在明治时代就已举办过:1875年至1880年的5年间,籍着奈良博览会的契机,东大寺大佛殿回廊中也曾展出过部分正仓院宝物,达官贵人和一般民众都可在此窥见华丽目眩的宫廷生活。之后便只有在每年“曝凉”期间,只允许少部分皇室成员或高官进入观赏,1922年英国温莎公爵访日时就曾观赏过正仓院的宝物。在明治8年(1875年)正仓院归属明治政府管理之前,都不再对向世人展开过真容,唯皇宫贵胄才有机会一览。
 
如今,在每年秋季的正仓院展中,寻常百姓也可以看到这些曾经秘而不宣的宝物。而现由日本皇室机构“宫内厅”管理的正仓院,直至今日仍然保存着大量传统礼仪和文物保存的制度。
 
 
从“开封之仪”开始的正仓院展
- ? -
 
▲ TVN奈良电视放送(NARA TELEVISIONCO.,LTD)中第67回正仓院“开封之仪”的影像截图
 
2015年10月1日,宫内庁正仓院事务所长杉本一树和奈良国立博物馆长汤山贤一共同解开正仓院宝库之门。而打开宝库门之前的开封之仪极为庄严肃穆:正装十四人天皇敇使行列,以缓慢的步伐走向正仓,行列中第三名天皇敇使将双手举奉天皇之谕,以此开封宝库。这种规仪,在日本其他美术馆展览中无法可见,为正仓院展增加了独特的神秘之感。第67回正仓院展中出陈的正仓院北仓9件、中仓22件、南仓29件、圣语藏3件等63件宝物,其中有12件宝物为首次出陈展出。
 
▲ 正仓院外观
 
正仓院每年仅开封一次。在“开封之仪”后,严峻的考验便开始了。至11月27日闭封之仪之前,点检(数目和藏品状态确认)和宝物研究调查、防虫剂替换都必须在此完成。相关工作人员没有多一秒的时间欣赏宝物,因为正仓院内有9000多件宝物等着他们。
 
 
在正仓院展梦回唐朝
- ? -
 
奈良国立博物馆学艺部企画室长野尻忠先生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介绍到,每年仅有两周的展览期间,参观人次都达23万以上,海外来客占其中很大一部分。正仓院展展品是由日本宫内厅所选出,基于“可以了解到正仓院整体轮廓,且基于本年度的调查报告,展览相关展品”之原则。千年之前的文物现已极为脆弱,考虑到这些文物的脆弱性,正仓院还有为数众多的宝物,至今仍没有展示于人前。”
 
今年第67回正仓院展,展出北仓9件、中仓22件、南仓29件、圣语藏3件等63件宝物,其中有12件宝物为首次展出。本回展览特别挑选了琵琶、尺八等乐器加入其中,令观者可以对8世纪宫廷乐器有更充实的认识。同时,本回将发布2009年至2011年关于“毛”材料的调査报告,其调查结果以及相关连宝物都会在本回展示。野尻先生特别指出,本年度的调查报告中,一些新材质的发现,可发现和中国有更多的交接点。
 
乐器


▲ 紫檀木画槽琵琶
 
▲ 紫檀木画槽琵琶背面的菱花纹

有别于印度起源之五弦形制,四弦四柱曲颈琵琶起源于波斯,南北朝传来而盛行于唐。正仓院藏有此形制的琵琶达五点,为奈良时代传来。紫檀器,捍拨为革制、此部分涂朱砂色颜色、高士二人于溪流之上,细节虽黝黑难辨,然仍见六朝画之古韵。背面则以木画技法将象牙、染绿鹿角、黑柿等材质镶嵌成规整分布等菱花纹,这在正仓院所藏同类琵琶中,其装饰风格独特。
 

▲ 雕石尺八

今日国人对雕石尺八的了解,或能从文献的记载中约略揣摩其形象,或来正仓院展拜观。其为以石所制之乐器,史载唐太宗时代名为吕才之人所创竖笛,暗褐色蛇纹岩上浅刻草花、飞云、山岳、花喰鸟、蝶,极为奢华。日本《国家珍宝帐》有载:“雕石尺八一口纳高丽锦袋浅绿绫里”
 
工艺品
 

▲ 藏于正仓院北仓的花毡
 
羊毛材质的地毡,尺幅大,花毡其中有三处见“东大寺”藏印,是为东大寺的所用品。曾因花纹有牡丹相似之征而被推测有可能与中国唐朝有关联。野尻先生在《艺术新闻/中文版》的采访中告知,在宫内厅的调查中发现,羊毛出自中国地区的羊,更证前人之论。
 

▲ 藏于正仓院北仓的山水花虫背圆镜
 
白铜鋳制圆镜,镜背面以钮为中心,山岳如发散式围绕而饰,崇山峻岭,有雌雄双虎、鹿、羊、兔于其中,水中见游鱼,云天可见飞鸟。在唐代飞鸟走兽题材铜镜之中,唯正仓院藏镜最精美,全品。经过测定,其以白铜制成,含铜70%,锡24%,铅5%左右。其成分与唐的镜子完全一致,断为由唐代船只带来的舶来品。
 
典仪
 

▲ 藏于正仓院中仓的红牙拨镂尺(左图为其正面,右图为其背面)
 
将象牙染红之后再雕刻白色花纹的直尺,正仓院藏有同类形制唯八件,本品为少见的飞天纹样。《大唐六典》中尚署令注云: “每年二月二日进镂牙尺”。这一红牙拨镂尺应是日本吸收了唐文化,模仿中国臣下上殿面圣时所持的象牙笏板而制作之物。
 
佛学
 

▲ 藏于正仓院北仓的七条褐色紬袈裟
 
日本《国家珍宝帐》中第一件被记载的文物,珍宝帐上“紬”应为“罗”。为圣武天皇所持有的袈裟之一,由学问僧从唐土回日本时所带来。袈裟何以成为天皇之日常用物?天皇笃信佛教,728年不惜耗尽国力建立东大寺,而于749年让位出家。有注记正式名称为“金刚智三蔵袈裟”。按金刚智(671年-741年)音译“跋日罗菩提”,汉传密宗的祖师,开元三大士之一,主要弘传金刚界一系。金刚智弟子为不空,不空授恵果,恵果授空海,空海即为唐密第八祖,日本佛教真言宗的开山祖师。由此袈裟可窥日本圣武天皇对奈良时代传来佛教之态度。
 
 
正仓院9000多件宝物的管理制度
- ? -
 
日本正仓院的宝物按照“天皇御物”、“东大寺文书”、“佛具”三类分别存入保存环境极为良好的北仓、中仓、南仓内,入库之初便由严格制度管理。
 
日本光明皇后将天皇旧藏分5次捐献给东大寺,同时制作了捐献的目录。光明皇后献物帐包括《国家珍宝帐》、《种々薬帐》、《屛风花毡等帐》、《大小王真迹帐》、《藤原公真迹屛风帐》。除圣武天皇·光明皇后相关的宝物外,正仓中还保存着陆续由皇室捐献给东大寺的宝物、东大寺大佛开眼仪式中所有用物以及其他佛具、天皇侧近的王族、贵族皈依大佛时献上的宝物,以及东大寺子院的上献宝物。正仓院内宝物包罗万象,天平时代的日本工艺品(衣服、家具、佛具等),中国唐朝及西域、波斯的舶来品,以及奈良时代佛教相关文书资料。这些宝物按照天皇御物、东大寺文书、佛具三类分别存入保存环境极为良好的北仓、中仓、南仓内,入库之初便由严格制度管理。而且管理不仅仅是天皇一方,还包括东大寺(镰仓时代开始幕府亦参与管理),以避免监守自盗。


▲ 正仓院展开幕,在通往正仓院展的路上有众多参观者
 
管理宝物的“勅封”制度至今仍存在,正如上文提及的“开封之仪”正是源于这种制度。开封时需要有天皇署名纸书,且天皇侍从必须也在现场监督,否则是绝对不可以开封。大岛义修氏和安藤更生氏于大正年间合着《正仓院研究》讨论过“勅封“会生一种尊严感,令一般民众也对此产生敬畏”。
 
这种敬畏也来自“勅封”制度背后残酷的惩罚机制。除此之外,还有严格的出入登记制度作为监管,如“出入账”等每件宝物的出入均有极为清楚详尽的记录,如恒武天皇曾于天应元年(781年)八月借走王羲之草书二十卷,同月还藏十二卷,而余下八卷时隔三年方归还,有作记录;而嵯峨天皇于弘仁十一年(820年)借走此二十卷,便再无归还,这类不利于天皇的信息,亦没有被删改。
 
三方管理的情况至明治8年(1875年)结束。因为日本的“废佛毁释运动”,寺院的古代美术及宝物遭破坏,明治政府为此于明治4年(1871年)颁布了日本首个文化财产保护相关的法令“古器旧物保存方法”,且于次年进行宝物调查,至明治8年,为了更妥善管理正仓院宝物,将其划归明治政府管理。在制度的监管守护下,今天的正仓院仍以严谨的态度守护着9000多件宝物。
 
 
“丝绸之路的终点”?
- ? -
 
1997年,正仓院被日本认定为国宝,199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世界文化遗产。被视为世界文化遗产,不但因其为始于8世纪的古建筑,还因它完好地保存了由8世纪的遣唐使、学问僧带来的代表着中国、印度、波斯等各国文明的珍宝,以及日本吸收了唐文化所制作的工艺品、奈良时代佛教相关文书资料等9000多件文物,故而正仓院也被人称作“丝绸之路的终点”。
 
这个说法最早出自日本正仓院研究者林良一教授(1959年其著书《正仓院·丝绸之路的终着站》),而在德意志帝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所提出长安至罗马“丝绸之路”概念中,日本并没有没有实际参与贸易,“丝绸之路终点”的说并不为学界广泛认同。不过,正仓院系统有序地保存了千百年前丝绸之路贸易有关的文物,在世界上其他地方绝无仅有。从这一层意义上说,把正仓院看作其所藏的大量“丝绸之路”文物的最终归宿,也许并不为过。
 
 

 

 

第67回正仓院展
展览日期 | 2015年10月24日-11月9日(共17日,每日9:00-18:00,期间不休馆)
展览地点 | 奈良国立博物馆东新馆?西新馆(地址:奈良市登大路町50番地)

 

 

 
Copyright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文内容来自于《艺术新闻/中文版》,The Art Newspaper独家授权现代传播集团的出版物,产权归属及法律责任为原创者所有。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