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中欧漫记

  • Update:2012-11-10
  • 文字、摄影:《装饰》编辑部
  • 来源: 《装饰》杂志2012年第10期


 

波西米亚玻璃艺术
中欧诸国的工艺美术,以捷克的玻璃艺术最为精彩。行走在布拉格街头,随处可见售卖“波西米亚玻璃”的商店,从杯盘碗盏到耳环项链,令各国游客爱不释手,流连忘返。波西米亚是中欧古国,曾经隶属于神圣罗马帝国,后成为奥匈帝国的一个行省,1918 年后归属于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波西米亚约占现今捷克领土面积的三分之二,有时也被用来泛指捷克全境,包括与之邻近的摩拉维亚和一小部分西里西亚,在这个意义上,波西米亚玻璃也可以说是捷克玻璃,甚至还包括斯洛伐克生产的玻璃。
捷克的玻璃工艺源远流长。据学者考证,早在14 世纪,这片土地上便已存在不少于18 处玻璃作坊。这些作坊主要为教堂生产玻璃窗,到15世纪已达到很高的艺术水准,乃至于被见识多广的教宗庇护二世誉为全欧洲最美的玻璃窗。16 世纪是捷克玻璃的繁荣发展期,玻璃工艺品不仅被封建领主和富有的市民广泛享用,一些贵族甚至还出资办厂,推动玻璃工艺的发展。与此同时,由于烧玻璃需要大量木材,一些德国玻璃工匠也往林木茂盛的波西米亚地区迁移。当时,仅在波西米亚地区就有40 处有据可查的玻璃作坊,“波西米亚玻璃”这一品牌,至少在德语地区达到了有口皆碑的程度。
欧洲玻璃工艺大多源于威尼斯,捷克也不例外。16 世纪下半叶的捷克玻璃工艺,有明显仿威尼斯的痕迹。当时的鲁道夫二世宫廷流行以天然水晶等贵重石材为饰品,以卡斯帕•雷曼(C a s p a r L e hma n,1570—1622 年)为首的宫廷艺人,在17 世纪初将宝石雕刻技术引入玻璃装饰,由此意外开启了一条超越威尼斯的道路。15 世纪末,威尼斯人研制出了
一种无色透明的钠钙玻璃,在纯净度上堪与天然水晶相媲美,却有着脆弱易碎的弱点。雷曼和他的弟子们以威尼斯玻璃为原料,却很快发现它们并不适合于用来做雕刻。为实现这一目标,捷克工匠们努力探索威尼斯水晶玻璃的秘密,并试图加以改进。一种坚硬透明的钾钙玻璃,终于在17 世纪70 年代被研制成功,与之前发展起来的玻璃雕刻技术一拍即合,由此
奠定了波西米亚玻璃艺术最具特色的切割和雕刻传统。
无独有偶,大洋西岸的英国人也几乎在同一时间研制出了水晶玻璃的新配方,这种坚硬透明、可批量生产的铅玻璃不久便夺走了威尼斯玻璃的荣光。这两个相互独立、但又几乎出现在同一时间段的发明,戏剧性地揭示出欧洲玻璃艺术的主旋律:追求纯净和透明。里格尔的艺术意志说包含诸多德国唯心论的成分,但是就中西方在装饰艺术方面的审美区别而言,却极适用于对历史的解释。如果说中国的玉石崇拜导致了陶瓷等工艺品对温润如玉的亚光效果的追求,那么,欧洲的宝石崇拜则导致了玻璃等工艺品对单晶体光线折射效果的追求。水晶或结晶体(crystal)这个概念,从19 世纪到20 世纪初,甚至成为一个重要的审美范畴,成为各门类艺术追求的最高理想。
对晶体效果的追求,在捷克的玻璃艺术中尤为突出。17 世纪的波西米亚水晶高脚杯代表了巴洛克玻璃刻花艺术的典范。18 世纪上半叶,捷克生产的水晶杯、玻璃吊灯和玻璃首饰,开始行销全世界,甚至被销往威尼斯,至18 世纪下半叶,捷克玻璃已在54 个欧洲城市和6 个海外城市设立了代销点。经过由贸易壁垒和战乱带来的短暂衰落,捷克玻璃在1820 年左右又恢复了昔日的荣光,仅在波西米亚地区,就有99 个玻璃作坊,一些作坊的雇佣工人达到700 人左右。
在追求透明效果的同时,对色彩的追求也在捷克玻璃艺术中平行发展。在布拉格装饰艺术博物馆种类丰富的玻璃藏品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两条脉络是如何相互交织的。布拉格装饰艺术博物馆始建于1885 年,1949年收归国有,2 万余件精彩绝伦的玻璃藏品,全面展现了捷克玻璃艺术发生和发展的历史。19 世纪末的新艺术运动,为欧洲艺术注入了东方情调,捷克玻璃也不例外,这一时期的虹彩玻璃散发着淡雅的光泽,接近东方人的审美情趣。但是,随后发生的一系列现代设计运动,却使得色彩重新回到追求纯净的道路上,色彩与折射光融为一体,形成西方玻璃区别于中国陶瓷的特有的审美品质。在布拉格装饰艺术博物馆,不仅陈列着历代的玻璃艺术品,而且还散布着少量1950 年代以来的当代玻璃艺术精品。这些作品继承了20 世纪初布拉格现代主义玻璃运动(Artěl)的基本理念,将玻璃与建筑构成结合在一起,充分利用玻璃的折光效果,造就了光影交错、晶莹剔透的视觉奇观。
遗憾的是,这次对捷克玻璃艺术的考察太过匆忙,未及造访美术学院、工作室和当代艺廊,对捷克当代玻璃艺术的了解仅限于皮毛。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老街的一家画廊中,偶遇70 后艺术家奥利弗•莱索(Oliver Leššo)的玻璃作品,他那如泉水般清澈而又层次分明的玻璃碗,以及充满建筑构造感的玻璃雕塑,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奥利弗•莱索毕业于布拉迪斯拉发美术学院,参加过不少知名的国际展览。我们询问店主,他的创作是否与捷克当代玻璃艺术思潮有关系,店主表情凝重地对我们说:那当然。要记住,我们曾经属于同一个国家。斯洛伐克的玻璃艺术在古代有不同的发展路径,但在现当代却与捷克玻璃艺术融会贯通。对波西米亚当代玻璃艺术的惊鸿一瞥,不是发生在捷克,而是在斯洛伐克,这既令人遗憾,但也令人更加神往。(岸边石)

1. 布拉格圣维塔大教堂, 当代彩色玻璃窗


2、3. 布拉格装饰艺术博物馆内景


4. 展览海报,“从诺维特到全世界—哈拉什玻璃三百年”2012 年5 月31 日—9 月16 日,布拉格装饰艺术博物馆特展。哈拉什是位于波西米亚诺维特山区的著名玻璃作坊,见证了捷克玻璃三百年的发展历史


5. 17 世纪波西米亚刻花玻璃器皿布拉格装饰艺术博物馆藏


6. 中国风彩绘刻花玻璃瓶,1720 年布拉格装饰艺术博物馆藏


7. 刻花玻璃茶具,约1820 年布拉格装饰艺术博物馆藏


8、9. 新艺术风格花瓶,1900 年前后布拉格装饰艺术博物馆藏


10. 当代玻璃器皿,1980 年布拉格装饰艺术博物馆藏


11. 切尔托娃(1932 年生于布拉格),《红色律动》,2005 年布拉格装饰艺术博物馆藏


12、13、14. 奥利弗•莱索(1973 年生于布拉迪斯拉发),近期作品布拉迪斯拉发老街画廊
 

1 2 3 4 5 6 7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