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玉兰花开——祝大年绘画作品回顾展

  • Update:2011-04-29
  • 来源: 装饰杂志
内容摘要
2011年3月26日,“玉兰花开——祝大年绘画作品回顾展”在百雅轩798艺术中心隆重举行。这次展览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祝大年先生去世16年后第一个在学院以外的展览,其中许多作品是数十年来的第一次展出。展出了祝先生83幅工笔重彩作品以及34幅钢笔线描写生精品,他的作品贴近生活、风格鲜明,是一幅幅对生命、对自然的礼赞。我们节选了祝大年先生的家人、同事、学生、友人以及艺术家们对他的纪念与回顾,在这个玉兰花开的春天,让我们沉浸在先生灿若春花、浓墨重彩的作品中,感受着大师的艺术灵魂,并深深致敬。

 玉兰花开——祝大年绘画作品回顾展
编辑:赵华
供稿:百雅轩文化艺术机构
 

祝大年

生活照

 

祝大年语:我自幼喜爱艺术,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却非常着迷。也没有什么崇高的使命感,我是怀着一颗朴素的心走进这象牙之塔的。多少年来,风风雨雨,艺术对于我这颗虔诚之心,报以精神上的充实和慰藉。
世界是非常现实的,很难做个理想的人,人人皆有烦恼与痛苦,唯有艺术是超脱的,陶醉其中,其乐无穷。
绘画中我偏爱工笔重彩画,它色彩绚丽,描绘精致,表现力极强,有着深厚的装饰传统,是我们祖先留下来的极为宝贵的文化遗产。它给我带来乐趣,我为它感到自豪。
中国工笔重彩画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它最初以壁画形式出现,唐代是个高峰,据文献记载当时两京长安、洛阳,宫殿、寺观、官舍、陵墓等,多有壁画。从业者甚众,其中著名的壁画家就有一百多人,可见此道之盛。壁画创作来自建筑,所以装饰性很强。
19世纪末20世纪初,“东方装饰风”风靡西欧,马蒂斯说:“东方艺术救了我们。”至今还有很多西方艺术家仍受东方装饰风影响。东西方文化交流,互相影响,取长补短,共同发展。
当今都市生活拥挤、繁忙,污染严重。人们渴望着回归自然,返璞归真。当代建筑努力探求人与自然和谐统一。壁画作为建筑装饰绘画,要表现生态环境,不论是原始森林,还是江南园林,都不是寥寥数笔所能表现出来的。大自然原本就是精雕细琢、耐人寻味的,而且生命也是最直接最真实的存在。所以我认为理想的画是大幅面的装饰画。若把人的灵感和遐想切割成互不相关的小碎片,就表现不出这种动人的气氛来。现代建筑的幕墙结构为我们提供了广阔的墙壁,它应该是个梦的墙面,气势磅礴的墙面,而不是各种小画排列的墙面。多年来我一直在探索,将传统工笔重彩手法与现代建筑的装饰要求相结合,既要保持其直觉有序的形象,又要把握具象与抽象,主观与客观之间的适当分寸,做到远看整体有气势,近看细节具体可信。文化传统造就了这种感染力与观赏者的相互心理感知。
传统的重彩画颜料大多是矿物颜料,经久不变,历久如新。大唐佛画至今还鲜艳夺目,非常厚重,就是用了传统的重彩画颜料。
硅酸盐也有永久性,也是一种理想的材料,其材质之美,散发着我国传统陶艺的艺术魅力。近年来我创作了一批陶艺壁画,陶艺壁画表现形式很多,除古代工艺手法外,还有不少新的发展,其潜力很大,陶艺壁画至今还是一个尚待开发的处女地。
 

玉兰花开 工笔重彩 1976

漓江春色

吴冠中语:看祝大年彩画展,令我吃惊。他绘写不如说塑造了一簇簇向日葵、百合花、芍药、大理菊……花靠媚态求生,正如许多人间女子,而祝大年的花全无媚态。作者一笔一画勾勒出每一个瓣,瓣上的转折倾斜,树叶的伸展卷缩,似乎都有关民族民情,他丝毫不肯放松,怕丧失了职守。“一枝一叶总关情”,祝大年虽低于郑板桥的芝麻官,却同郑板桥一般关注一枝一叶,这何尝不是牵连着民间疾苦的一枝一叶,作者品质的一枝一叶。

犹如袁隆平,祝大年获益于艺术品种的杂交,他层层染色,极尽花卉华丽之能事,但这华丽展现的并非轻盈可掬,令人于欢乐中感受愁思。朴实之美,苦涩之美,人生之大美,生命终极之回归。花如是,苍松更曲腰驼背,背负人世之重;高树参天,寰宇无边,人兮人兮奈若何。
祝大年的画饱满厚重,繁花密叶,如贺节日,黄钟大吕震耳,是喜是哀,读者心存迷惘。我一向认为精微未必能致广大,必须在致广大的前提下尽精微,祝大年的画却尽精微而致广大,凭宽广的怀抱,坚强的毅力,成竹在胸。他有些画失败了,最后未达到致广大的成效,或成效不佳,但他在创作的长征之途,从不动摇,永远信心十足地一步一步攀爬不止,每次战役,他不考虑失败,不见黄河心不死,舍身投艺。这样执著的艺术战士,今日难找,祝大年去矣!
祝大年画花,却厌恶拈花惹草,他想表现的是宇宙精神。他在首都机场留下了巨幅壁画《森林之歌》,宽银幕式展开西双版纳的榕树之族,民族的花园,令看画的观众顿觉自己缩小了许多,艺术大于生命。他的《玉兰花开》繁花竞放,如满天星斗,笼罩大千世界,几只黄莺隐于花丛,生命卫护了生命。细看一花一蕾,笔笔铁画银钩,真真切切口吐鲜血!抛却一波三折,漠视泼墨、飞白。顽强的祝大年跨越了传统,他是传统的强者,徐熙、黄荃、吕纪均无缘见祝大年,若天赐一面,古代的大师们当会低头刮目而视。他们更将惊呼这个画民间大俗的画家,应登中华民族的大雅之堂。精选其优秀之作巡展世界,其独特之美、质朴之美、原创之美及长歌当哭之情愫,当难有伦比。苦难的中华民族生养了一个苦难的祝大年,苦难的祝大年偏偏以艳花高树来象征苦难的辉煌。祝大年去矣,后继者嚷嚷在传统基础上创新,又有几个吃得了祝大年的苦?祝大年从日出工作到日落,从日落画到掌灯。一意孤行,不求闻达,不自我标傍。他以身家性命创造了今天人们望尘莫及的最新作品,人们已只能泪眼相送他远去的背影。

向日葵

芍药

百合花

大理菊

森林之歌

 

1 2 3

评论

  • 114.249.139.*
  • 2013-02-20 22:29:40

作为工艺美院的学生,曾经在一些场合见过祝先生的画,但是看到如此多的原作还是头一遭。听说展览后,下班即赶赴798,但画廊即将关门,有感于我的真诚,工作人员牺牲下班时间,为我延迟了关门,使我得以安安静静的欣赏先生的作品,徜徉先生的神思。这已是数年前的经历,今晚突发奇想,在百度中搜索先生的作品,竟链接至装饰杂志先生展览页面,神交也。向祝先生致敬。工艺美院毕业生时向东

1 条纪录 第 1/1 页  1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