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一本期刊影响因子大幅提升的背后……

  • Update:2018-11-11
  • 周志
一直以来,创刊于1958年的《装饰》,在全国艺术学科期刊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刚过完六十岁生日的《装饰》在近日又收到喜讯。
 
据近期出台的《中国学术期刊影响因子年报》(人文社会科学•2018版)数据显示,在所列出的68种艺术学科学术期刊中(统计年:2017年),由清华大学主办、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承办的《装饰》杂志影响力指数(CI)、影响因子(JIF)、总被引频次(TC)等各项数据指标不仅再次排名美术及设计类期刊首位,而且均有大幅增长,在艺术学科总排名上也有重大突破
其中,《装饰》今年的复合影响因子[1]为0.669,在所有68本艺术学科(含艺术学理论、音乐舞蹈学、戏剧影视学、美术学、设计学)学术期刊中名列季军。《装饰》复合总被引频次(4178次)与期刊总被引频次(1554次)均在艺术学期刊中高居第一影响力指数[2]CI值1193.493仍名列第2名期刊综合影响因子0.452上升至第3名
 
数据是否能真实反映出一本学术期刊的真实水平?近年来,关于学术期刊评价的负面信息很多,唯数据论”一直为人所诟病然而我们也要看到,数据的高低排名虽然不能完全说明期刊的水准,数据统计还是一种重要的信息来源。
接下来我们一起先来看看近年来数据的变化。
 
 
最直观:被引频次
 
首先,评价学术期刊的影响力,最直观的一项数据指标无疑就是引用(被引)频次,主要包括:复合引用(是指某期刊自创刊以来发表的全部可被引文献在统计年被其他期刊、硕博士论文、会议论文复合统计源引用的总次数)与期刊综合引用(是指某期刊自创刊以来发表的全部可被引文献在统计年被期刊统计源引用的总次数)。以《装饰》为例,这两项数据分别为4178、1554,两个数据均在艺术类期刊中排名第一。如果与去年(分别为:3177、1070)相比,可以解读出近几年《装饰》被引的一个趋势:期刊引用的次数在总被引量中的比例增幅加大
 
 
表1《装饰》2013-2017年总被引频次百分比柱形图
 
由此也可以看出,尽管设计学科开设高校的激增,以及设计专业硕博士培养人数的大幅增长是刺激设计写作中引文数量提升的两个主要因素(毕竟学位论文对参考文献格式的要求是最严格的);但逐年提升的期刊引用频次也表明,在设计学论文写作中,针对引文的规范性要求也正在越来越严格。此外,期刊被引频次背后隐含的另一个信息是被引期刊数,即引用《装饰》论文的其他期刊数量。(表2)这一数据的逐渐增加,既进一步证明了《装饰》期刊被引频次增加的合理性,体现了《装饰》学术影响力的逐年扩大;也从一个侧面显示出设计学研究正受到越来越多其他学科研究者关注的跨学科大趋势
 
表2 《装饰》2008-2017年被引期刊数的变化
 
最重要:影响因子
目前为止,影响因子,无疑是期刊评价体系中最重要、也最广为人知的一组数据,其主要包括复合影响因子、综合影响因子、人文社科影响因子等一系列指标。影响因子是指某期刊前两年发表的可被引文献在统计年被复合统计源(或期刊综合统计源、人文社科期刊综合统计源)引用总次数,与该期刊在前两年内发表的可被引文献总量之比。从数值上来看,2018年度《装饰》的复合影响因子为0.669,期刊综合影响因子为0.452。从排名上看,两项指标在全部艺术门类期刊中均排名第三,前两位分别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当代电影》与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文艺研究》。
 
 
表3 中国学术期刊影响因子年报(人文社会科学·2018版)艺术类期刊前十名数据,《装饰》数据中右上角标注数字为该数据在艺术类期刊中的总排名
 
这些眼花缭乱的数据究竟能说明一些什么问题
我们来为您解读这些数据背后所隐含的重要信息。
 
1.数据的分析
 
《装饰》数据为何能够在今年大幅提升?在刚看到时我们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0.669这个数值比去年提高了不少(去年为0.441
 
表4 《装饰》2013-2017年影响因子各项指标变化
 
(表4)放大之后仔细分析一下原因也就不难理解了根据前面的介绍影响因子的高低取决于两个显性因素。
 
一是前两年发表的论文被引次数的高低
二是前两年发文量的多少
 
第一个因素很简单,前面已经分析过《装饰》被引频次增加的趋势,而且影响因子计算的只是前两年发表的可被引文献,不是历年的,因此该指标更注重期刊近期发表成果受关注的程度。
第二个因素则略微复杂,毕竟《装饰》最近五年内发文量虽然一直下降,但下降的幅度并不大。那么原因何在?引证指标体系中的另一个重要数据——量效指数(JMI)也许可以给出解释。量效指数,是某刊影响因子与该刊影响因子对应的发文量的比值,JMI越小表示发文规模很大而效用不高,也就是平均每篇文章对该刊影响因子的贡献值很小。从2014年的0.345到2017年的0.751,《装饰》这个指数提高的速度很快,显示了在发文量基本变化不大的前提下,《装饰》单篇文章的贡献值正在逐步提升。当然,总体看来,《装饰》该项指标并不高,主要原因还在于发文量仍然偏大,这也是我们未来亟待解决的问题。
 
2.排名的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前三甲排名中,电影、艺术学理论与设计三个一级学科各占一席,而音乐类期刊则十余年来首次无缘。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音乐学期刊的质量在下降,因为单从数值上看,音乐学期刊的影响因子都并不低,并与去年的数据很接近。那么,通过这个排名能解读出什么信息呢?
可以认为,今年的排名初步呈现了艺术门类学术期刊中除美术学之外的四个学科同处第一阵营的均势现象。可以看到,在3本音乐类期刊,3本影视类期刊与2本综合性艺术学理论期刊之外,设计学期刊在今年也有两本进入前十(如果计算他引影响因子的话,分别为艺术学理论3本,影视3本,音乐类3本,设计类1本)。如果把审视范围扩大到影响因子排名的前20位,就会发现其中已经有5本设计类期刊(按他引影响因子计算,其余四本分别是《设计艺术研究》《美术与设计》《艺术设计研究》《创意与设计》),占了四分之一,这也许更能说明问题。
《装饰》影响因子进入三甲也许并不意味着一本期刊的水平有多高但这至少意味着年轻的设计学在升级为一级学科的五年之后终于初步具有了较为成型的学术规模和体系甚至可以大胆的说设计学已经在研究方法上慢慢挣脱了美术学的影响在尝试着开拓属于自己的一片研究领域。
 
最公平:他引指标与互引指标
 
当然,单纯地以影响因子数据来衡量期刊水平是远远不够的。为此,在计量指标中加入“他引”的概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公平原则。《装饰》他引总引比高达0.97,也就是说,97%的被引都是来自其他文献。此外,互引指标则是针对少数期刊之间的互引现象而提出的评定指标。近十年来,《装饰》的互引指标均在10上下(2018年度是11),始终高于或等于学科平均值。由这两项旨在保证公平性的指标可以清楚地得出结论,《装饰》的影响因子数值不含任何水分
 
最综合:期刊影响力指数
 
前面提到的被引频次、影响因子等数据都是期刊评价中简单、常用的计量指标,但是单独的指标并不能全面反映期刊的影响力。片面强调其中任何一个指标,都会导致期刊出现片面发展倾向,甚至引发期刊的学术不端行为。期刊影响力指数(Clout Index,简称CI),是由知网在近几年来单独研发的一组综合评价学术期刊影响力的方法,是用于衡量期刊中各刊影响力大小的综合指标,它是将期刊在统计年的总被引频次和影响因子双指标进行组内线性归一后向量平权计算所得的数值,用于对组内期刊排序。根据该项指数,自2016年起,《装饰》已经连续三年位居艺术学科期刊总排名第二,并且呈逐渐增高的趋势
 
最局限:人文社科指标
 
今年《装饰》评价指标中排名没有进前十的数据仅有两个,即人文社科综合引用频次(773)与人文社科影响因子(0.231),在学科内排名第12位。但即便如此,人文社科影响因子数据也比去年(0.124,排名19位)有很大提升
在这一指标的背后,其实隐含着《装饰》的论文,或者说设计研究论文的一个重要特征,即研究选题、内容、方法的跨学科交叉互融,也体现出兼具理工与人文学科双重属性的设计学科特色。这一特点,在知网后台的学科分析数据中体现得更为明显。例如,比较2008年与2017年《装饰》学科发文量(表5外环)与被引频次(表5内环),就会明显看到,被归入美术类的文章比例在这十年间已经从超过一半的比重,降到了如今的不足三分之一,而引用《装饰》的学科分布情况也与之相似。目前《装饰》发文的学科分布数量已达到了46种之多。由此可以看出,
一方面,设计学兼具文理的跨学科综合属性仿佛为《装饰》被引频次与影响因子的增长插上了两双翅膀,引用设计学期刊的学科分布广度是其他艺术学科期刊所无法比拟的,蕴含着更大的潜力(表6);
另一方面,随着设计学科的成熟,早已不能用美术学的框架来予以界定,甚至传统的学科分类方法也显示出了其局限性。跨学科研究的兴起,正在推动着新的学科规范与标准的出台。
 
 
5 《装饰》2008与2017年学科发文量被引频次比例图示对比
6 2017年艺术类各学科代表性期刊综合影响因子与人文社科影响因子对比图
 
 
《装饰》从CSSCI“核心版”跌落到“扩展版”,这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传说”。
 
很遗憾……导致《装饰》在纯粹的人文社会科学评价体系CSSCI中不占优势的重要原因是在现行的学科分类体系下,《包装工程》《家具与室内装饰》《丝绸》《纺织学报》等科技、工程类核心期刊的引文数据是完全刨除的相当于把计算公式中的分子数砍去了一多半结果可想而知这也正是《装饰》的软肋。
 
 
最宏观:网络传播指标
 
随着网络的普及和各类期刊全文数据库的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作者更愿意选择通过网络来搜索所需要的期刊文献。因此,统计期刊网络下载量的网络传播指标也可以作为衡量期刊水平的一个外部评估指标。网络传播指标包括两项:Web下载量与即年下载率。前者很好理解,即某期刊在中国知网上发布的所有文献在统计年被全文下载的总篇次。《装饰》2017年的Web下载量达到了36.20万次,平均每天都有近千篇文章被下载。Web即年下载率解释起来则复杂一些,简单来说,就是指该期刊网上发布的每篇文章在当年被全文下载的平均次数。比如《装饰》2017年的Web即年下载率是75,就意味着《装饰》2017年在知网上发布的每篇文章在同一年都平均被全文下载了75次。(表7)尽管在期刊评价指标体系中,下载的指标要弱于引用的指标,但更高的下载率意味着被读者阅读的频率更高,当然也是转化为高引用率的前提。这一方面体现了《装饰》在读者中的扩散程度,另一方面也说明设计专业的研究者们正越来越重视通过网络来获取论文资料。
 
表7 《装饰》十年来Web即年下载率的变化
 
这样的解读是否让您对期刊的评价标准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和更加理性的对待
 
最后的话
 
期刊评价的其他计量指标还包括基金论文比、引用半衰期、被引半衰期等引证指标。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总而言之,本文的目的归根结底还是试图通过对《装饰》这些统计数据的分析,挖掘并解读背后隐含的设计学研究整体发展的基因密码。很显然,《装饰》在近年来确实取得了一些成绩和进步,但这是与设计学科不断发展壮大、设计研究不断规范成熟的大背景分不开的,同时更有赖于众多设计界同仁们多年以来的关心爱护和大力支持。
 
面对中国设计行业蓬勃发展的难得机遇走过一甲子岁月的《装饰》也将以此为契机 继往开来以更崭新的面貌更严谨的态度、更年轻的心态去迎接前路上更大的挑战。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